All the best wishes for U♥

[喻黄]新阳

退役设定,最近没什么状态,流水账,不虐(。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祝各位今后一切顺利。”

率领蓝雨收获第一个冠军的功勋队长在一片闪光灯中起身,向台下深深鞠了一躬。

会场后排有个不起眼的身影压低了鸭舌帽,推开门走了出去。

喻文州望着关上的大门笑了笑,也转身下了采访台。

十二年了,终于还是到了这个时候。

 

卢瀚文带着一堆大大小小的队员在宿舍楼大厅里等着,手里捧了一大束花。

去年赛季结束的时候,黄少天退役,是他带着队员们在这里等。剑圣最后到底也没流出一滴煽情的泪来,脚下只停了一秒就向他将要告别的战友们飞奔过去。

“祝贺你,”喻文州刚刚在发布会上也宣布了下赛季起退出一线队阵容,同时把队长职务让给卢瀚文。即便如此还是被众人推举到中间献花人的位置。

他把大把的波斯菊递给自己十多年的挚友,倾身向前拥抱他的时候悄悄地附到他耳边说道,“我爱你。”

剑圣笑了起来,比头顶六月的日光还要亮。

现在他自己站在了这个位置。这次没等他走过去,卢瀚文就一路小跑过来,往他手里一塞皱起了脸,“队长……”

喻文州揉了揉他的头发,“都当了一年队长了,怎么还没改口。”

其他的队友这时也聚了过来,七嘴八舌地叫他“队长”。喻文州觉得眼眶发热,有些事情上他毕竟还是做不到黄少天这么洒脱。

黄少天退役前也问过他,你要不要一起?

“还是不要了,”喻文州没犹豫,“蓝雨不能同时失去我们两个。”

黄少天沉默了很久才说话,“说的也是。”

他抱着卢瀚文献的花,心想这阵势越来越大了,实在铺张浪费,又不好拂了小孩子们的意,就没说出来。人群里他一眼看到了要接过索克萨尔账号的十八岁新人,是就任训练营教练的黄少天的推荐。

“特别像你,卡时机的手法,算计对手的时候……”黄少天趴在转椅上,“不过手速比你快多了。”

喻文州拿文件夹敲敲他的脑袋,“最后一句不说也没关系。”

除了他自己,不会有第二个人比黄少天更清楚索克萨尔的战斗方式了,他的推荐是一定可以相信的。

但有些话还是要交代。

“好好用它,不必特意学我的风格,现在它是你的索克萨尔了。”他鼓励着少年,还没有正式进一线队,被卢瀚文点名来送别的新人还有些胆怯,点头的时候却很用力。

喻文州也笑着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下赛季继续加油,我先走了。瀚文,以后就交给你了。”

卢瀚文终于还是没忍住,上前一步抱了抱他,“队长再见。”

“嗯,”喻文州伸手回抱了这个自己一路带到现在位置的小队长,“对别人可不能这样眼泪鼻涕随便乱蹭啊。”

“我知道,”卢瀚文抬起头来吸吸鼻子,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回去了替我跟黄少问好。”

“哎?”

 

喻文州把车停在了公寓楼下,因为他不怎么常来,还颇费周折地跟保安解释了一通自己是业主。他打开后备箱,对着两个大纸箱和三个大小不一的行李箱思考了一会儿,决定给楼上的人挂个电话。

没过一会儿就有人跟说话声一起从里面走出来了,“这么多东西你怎么也不叫个搬家公司?”

他从靠着的车门上直起身,“叫搬家公司来参观蓝雨前任正副队长同居?我东西也不多,就这么搬吧,上下两趟也够了。”

黄少天摸摸后脑勺,“也是,你还不见得常住呢。”

喻文州想说些什么,黄少天又滔滔不绝起来,“哎你换车了啊?也难怪,咱俩都快半个月没见了……卧槽半个月就一声不响偷偷换了辆车你动作还真快,让我看看这个……你说我是不是趁夏休去考个驾照啊,开自己车出门也好少裹几层,我跟你说这天太热了根本受不了,前天一没带帽子又在广百被人认出来……”

他把手搁到黄少天的肩上,“好好好,考考考,你想干什么就去,现在先帮我搬东西。”

一人扛着一个箱子进了电梯,喻文州突然想起来什么,就问他,“瀚文什么时候知道的?你告诉他的?”

黄少天楞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你傻啊,瀚文都二十多了还能看不出来?反正以后肯定还要时不时找他吃饭什么的,你跟谁住一块还能瞒住他?他来问的我,我就都告诉他了。”

“瀚文也二十一了,”喻文州从电梯里走出来,把箱子放在门口的地上,“你二十一的时候都在干嘛呢?”

黄少天摸出钥匙开门,“在拿冠军拿MVP,你二十一的时候又在干嘛?”

喻文州跟在他后面走了进去,一手带上门,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额头,“在暗恋MVP啊。”

 

上下两趟总算都搬完了,黄少天在沙发上瘫成大字形,见他坐着不动,抬起一只手来随便比划了两下,“上次你来看的时候还没上油漆,家具也都是后来买的,喻总您随便走走验收一下啊,虽然你现在再有什么意见也来不及了……”

喻文州站起来,“目前从玄关到餐厅客厅厨房都基本满意,黄总还有什么指示?”

“卧室,书房,”黄少天继续赖着,“哎你快去感受一下卫生间的各种高科技,研究研究冲牙器怎么用,我每次用水都喷一身。我先歇会儿啊,诶哟这沙发真要躺起来还是不大舒服,阳台上反正空着,下次去买张躺椅。等下我去做晚饭,咖喱你要吃牛肉的还是鸡肉的?牛肉我就切洋葱土豆,鸡肉就切蘑菇。”

“鸡肉吧,中午在食堂吃的牛杂。”他边说边往卧室里走,大床中间还有凹痕,掌机和平板丢在旁边,看来黄少天是躺在床上被他叫起来的。房子是早就装好了的,通了两个月的风。黄少天早了一周搬进来,说是让他搬的时候好“有点人气”。

衣柜的一半是空着的,一个床头柜上丢满了杂志茶杯充电器,另一个还是一片空白。卫生间洗手台上摆着成对的玻璃杯,一只里面插着电动牙刷,另一只旁边放着还没拆开的包装盒。

他走过去,撕开了盒子,把电源线收进柜子,牙刷插进空杯里。

两个人住在一起,大概就是这么回事了,他看着并排在一起的两根牙刷想。

 

他从房间里出来,黄少天正要出门,头也没回说了一句,“我去门口便利店买点东西啊,不带钥匙了,对了等会有快递来你收一下。”

没等喻文州回话,门就砰地关上了。

黄少天去了有一阵子才回来,喻文州帮他开了门。外面的人脱了鞋,忽然拽住他一下子扑上来,手里的塑料袋撞在他的脊椎骨上。

“痛……”喻文州摸了摸受到摧残的背,松开黄少天问,“又买酒了?”

“乔迁新居嘛总要庆祝一下……还买了巧克力,听说咖喱里加巧克力会好吃。”黄少天把塑料袋往餐桌上一放,“快递来了没?”

喻文州指指茶几,“喏,那个就是,自己去拆吧。你署名还真敢写夜雨声烦啊,今天那个快递员大概不打荣耀不知道,估计碰到这种二不拉几的名字也多,一点反应都没有。下次要是碰到圈里人……”

黄少天满不在乎地在沙发上坐下,也不拿工具,就这么徒手跟胶带纸搏斗起来,“那又怎么样?退役大神偏爱网购,心心念念不忘旧账号ID,谁要这么写新闻也太无聊了吧。哎哟这粘太紧了撕不动,帮我拿一拿厨房窗户上挂的那个大剪刀。等等还是算了,那个经常用来剪菜的,电视柜下面第二个抽屉里有把美工刀……”

喻文州把东西递给他,坐到旁边,等黄少天终于折腾完了才靠过去问他,“刚才怎么突然……”

黄少天从一堆气泡纸里扒出两个大玻璃杯,塞到他手上一个,“就是觉得有人给开门挺开心的。”

他端详着杯子上的Q版图案,心想这一定是哪个社团做的什么同人周边,也难怪他不敢写真名,“以后天天给你开啊。”

黄少天把快递盒和胶带纸揉在一起塞进垃圾桶,站起来往厨房走,“那可不一定,你要是去了联盟总部,不还是得我一个人住。”

“少天,”喻文州叫住他,“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如果我说这些都应该你自己定,我都无所谓,你一定又觉得我太假。”黄少天耸耸肩,“可我就是这么想的。”

他还没想到要回应些什么,黄少天已经走到了厨房,“你先把东西理好吧,起码这段时间还得住这儿呢。”

 

夕阳和咖喱的香味一起飘过来的时候,喻文州正在把一个索克萨尔手办往电视墙的陈列柜里放。

走进客厅的第一眼他就看到了这个柜子,里面的东西对他而言都太过熟悉了。

总冠军戒指,队旗,队徽,各种夜雨声烦手办一字排开,用透明塑料盒子罩着,每两个中间隔了一个空的防尘盒。

每一个夜雨声烦,仿佛都在等着他的索克萨尔。

“过来吃饭了。”黄少天把晚饭端上来,见他回头又问道,“你喝酒要不要冰块?”

他望过去,触到黄少天的目光,不知怎的竟然说不出话来。

“不用了。”晚霞里漫长的静默过后,他合上了陈列柜的玻璃门。

 

普通人的生活会是什么感觉呢。

朝九晚五,起晚了在地铁里叼着早餐摊上买的包子。在公司里小心翼翼地应付上司,跟客户周旋,和同事抱怨。回家的路上跟万千上班族一起摸着手机刷微博,身边累过头的年轻白领头一点一点地打着瞌睡。打开门放下东西开始准备晚餐,和家人坐在桌子两边喝同一碗汤。

他还没中学毕业就进了训练营,被战队保护着出道,活在镁光灯的压力下。连夏休期因为父母分居,作为队长事情又多,也很少有跟家人一起坐下来悠闲地吃饭的时候。

有一次跟退役后的叶修聊天,他随口问对方,“退役了觉得有什么变化?”

“能有什么变化?”叶修回消息的手速丝毫不慢,“还是那样,醒了就登荣耀,帮工会抢BOSS,刷材料,困了再睡,醒了再继续刷呗。”

“你也知道我们兴欣还是没法跟你们这些大战队比,你们退役了应该会比我轻松吧,到时候好好享受生活,年轻人。”

谁都知道叶修之于兴欣的影响力,喻文州正在斟酌措辞,那边又跳出一句。

“不过说句实话,我们这些人,离开了游戏本身也没什么意思。老板娘每次让我出去做什么外宣,蛋疼的啊……宁愿熬夜抢十个BOSS,反正对哥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笑笑,叶修也就是这么随口一说,兴欣需要他的时候,这位教科书是绝不会吝啬于任何付出的。

叶修到现在还在为兴欣发光发热,那么他自己呢。

冯主席提过好几次让他退役后去联盟总部工作,前两天还特意打电话来,表示车子房子都不是问题,待遇从优。

蓝雨也不是没有留他的意思,战术指导,新闻发言人,一线队领队,各种职务都有。只是主席点名要人,战队不好直接拒绝,还是要看他自己的决定。经理委婉地说,进了联盟,能为蓝雨谋一点话语权,也是为战队出力。

现在连黄少天也说,你自己选。

喻文州并不是什么不能果决的人,只是选择一旦太容易作出,未免显得最后的决定太无足轻重。

对面的人捧起空了的盘子,“我来洗碗,你吃完了就拿过来,东西还没理完吧?”

 

半个下午大半个晚上,箱子里的东西终于基本归位了。喻文州冲了个澡,端着木桶在床沿坐下。

“这大热天你也真泡得动,”黄少天翻了个身,手指还在不停动着,“妈蛋叶不修又破我记录!”

喻文州扯过空调被给他盖上,“没穿睡衣还不盖好被子,也不怕冻了。”

黄少天嘴里咕哝着“刚洗完澡热着呢”,人却往被子里钻去。

“我看冰箱里有切片面包,明天拿烤箱烤一烤当早餐吧。今天你辛苦了,明天我来。”他随口说着。

黄少天趴着一动不动,“嗯,好。”

“我记得你喜欢吃脆的面包片,下次路过商场去买个面包机吧。”

“上淘宝买不是更快。找珠三角包邮的,后天就到。”

“还有一堆积分卡没用完,先把那个用了。”

“喻总你还挺懂勤俭持家,”一局打完,黄少天把平板丢到床头,脸埋在枕头里打着哈欠说话,“我想吃白灼芥兰,金枪鱼刺身。”

“行,明天我去买。”喻文州答应着。

黄少天一个滚翻搂住他的腰,“喻总你这么能干我压力好大啊。”

他伸手揉揉他毛茸茸的脑袋,“房子都是你装的,还说我能干?”

黄少天舒舒服服地把还没干透的头发往他睡衣上蹭。

喻文州的脸拉下来,“瀚文这招都是跟你学的吧。”

黄少天乖乖爬起来钻回被子里,“睡觉了睡觉了。”

 

不是第一次躺在同一张床上,也不是第一次住在一间房里。

“训练营住一间的时候都是各睡各的,后来滚到一张床上不是在你的房间就是在我的房间,这么有纪念意义的第一个晚上……”

喻文州稍微靠过去一点,“所以?”

黄少天背过身,“今天有点累,算了。”

喻文州伸了一只手过去从后面搂着他,“多少让我抱一下吧。”

“手压着肚子会做噩梦……喂喂不要摸腰!你明知道……”黄少天在黑暗里小声抗议着。

“知道什么?”喻文州掰过他的肩,“你转过来不就好了。”

黄少天这才老老实实靠到他胸前,“行行行,这样满意了吧。”

“嗯,”他啄了一下黄少天的嘴唇,“晚安。”

“晚安。”

 

夏天天亮得早,醒来的时候遮光窗帘的缝隙里已经有些微的阳光漏进来,房间里还是昏暗的。

下巴被人戳了两下,黄少天瞪着一双大眼睛看他,“醒了?”

他看了看放在床头的表,“怎么醒这么早。”

黄少天还是这么看着他,视线盯在他脸上一动也不动。

喻文州被看得多少有点尴尬,作势要爬起来,“饿不饿,我起来做早饭?”

黄少天摇摇头,嘿嘿笑了两声,抬起膝盖碰了碰他腿间,“先把该解决的解决一下吧。”

这种事以前不是没有过,喻文州也不慌,“你来我来?还是就用手?”

“我来,哦不对,你来,”黄少天滚到一边去翻抽屉,“也不对,还是我来吧,你躺着就行。”

到底想干嘛呢。他看着黄少天这里那里地摸索。




“起来吧,我去弄早饭,你洗个澡。”喻文州从浴室里出来,把刚刚浸了汗的睡衣丢进洗衣篮,随手扒出一件T恤和沙滩裤套上。黄少天似乎是累了,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装死。

喻文州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空调。

黄少天掀开被子跳下床。

他看着他撑在洗手台前刷牙的背影笑了笑,转身去拉开卧室的窗帘,开了窗户。

暗沉的窗帘后面,日头下的小区一片明快,高层公寓外,早晨的空气尚且清新。穿着白色练功服的老人在水边打太极拳,一身运动装的中年男子牵着看不清是什么品种的狗跑出了小区大门,上班族踩着高跟鞋,行色匆匆。

太阳底下无新事。他深吸了一口气。

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就从这里两个人一起开始吧。

 

黄少天接了喻文州推过来的酱油瓶,往荷包蛋上倒。

“完了倒得太多了,你要不要?”

喻文州自己那份是加了盐的,还是把盘子推到他面前,“给我一点吧,一会儿去买个细口瓶。”

“你一个人去吗?出了门左拐,直走半个钟头有家乐福。你开车去吧,走着也挺累的。”

“嗯,”喻文州夹好了火腿片,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地说,“家乐福的储值卡也还有,看看有没有面包机卖。”

黄少天突然问他,“你刚刚在厨房里打的什么电话?我听着好像是给经理……”

“哦那个啊,”喻文州连手里的三明治都没放下,语气平淡得像宣布今天的晚饭去哪里吃。

“联盟那边我不去了。”刚刚离开职业圈的前任蓝雨队长这么说。

剑圣的眼神回到了盘子里还剩一半的荷包蛋上,“这样。”

片刻的沉默过后,又是黄少天开了口,“舍不得食堂呢,还是舍不得G市万年不用暖空调呢?”

喻文州终于吃完了手上的东西,往客厅里指了指,“舍不得——那个。”

他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看到了蓝雨的队徽,剑光凛冽,六芒星如影随形。

再回头的时候,熟悉的气息已经在眼前了,“也舍不得这个。”

“……队长。”他仰起头,用这个词回应着职业生涯里唯一对他正式拥有过这项权利的人。

 

“你就这么出门?”黄少天上下扫了一眼抓着钥匙钱包站在门口的喻文州。

“不然?”喻文州回看他,“你以为还是去参加记者会?”

黄少天也跟着蹬掉了拖鞋,套上出门的人字拖,“我跟你一起去吧。”

“好啊。”他锁上门,笑着牵起陪伴了他十五年的同居人的手。




本来是准备放进本子里的未公开短篇,既然终章发了糖就先把这个发出来,再搞一篇情人节,嘿嘿嘿嘿嘿。

前两天在知乎上一个回答里看到的,出自米开朗琪罗·安东尼奥尼的电影《夜》。

“今天早晨, 

 我醒来的时候你还在沉睡。 

 我听到你低沉的呼吸。 

 透过遮住你脸庞的头发, 

 我看到了你的双眼, 

 强烈的感情让我无法呼吸。 

 越过你的脸庞, 

 我看到的更加纯净,更加深刻。 

 这让我沉思。 

 我看到了自己。 

 看到时间的河流上, 

 流淌着我们将共渡的余生。 

 多年的时光都在那儿, 

 还有那些, 

 未曾与你相识, 

 为了与你相识的日子。 

 那一刻, 

 我意识到我是多么地爱你。 

 感情是那么强烈, 

 让我热泪盈眶。” 

………………可惜写不出来这个感觉,跪。

评论(31)
热度(517)

© 萄葡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