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e best wishes for U♥

[喻黄]顺水船

复个健,之前读了 @蚊子多了不怕 姑娘的文评以后,给春华秋实补的一个简略的少天过去时视角。

特别流水账,标题只是想跟倒计时对应一下,没别的含义(

 

很多年后黄少天记不大清楚看到王不留行生命清零的那一刻是什么感觉。比赛用的隔音间里听不到外面的山呼海啸,他摘下耳机,看着夜雨声烦已经见红的血条长出了一口气,玻璃外面,挥舞着旗帜的人群在无声地攒动。那时他剑圣的名号还没有叫响,只是一支从联盟初期就有所积淀的队伍的年轻核心,站在身边的也无一不是与他一般年轻的同伴。所有人都在期待微草携卫冕冠军之势成就第二个王朝,这支由一群刚出道不过三年的新人组成的队伍却用另一种打法让联盟惊叹。

他揉了揉有些发麻的指节,再一次看向被晓川场馆蓝色灯光染出颜色的看台。他知道父母坐在西面的席位,知道工会的位置在左手边,初中的死党发信息说要来看决赛,可惜决定得太晚只有最靠后的座位了……二十一岁的黄少天明白这个时刻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从今往后会为自己带来什么,这是十四岁戴着兜帽钻进网吧时的自己所不敢想象的。

身后的门被敲响了,他转过身去看站在那里的同伴。这些面孔从训练营开始,长长短短也有不少年了。连这赛季的几个新人,也是当时在训练营里一起玩大的。与他相处最长的人站在最前面,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平静地笑。

“走吧,MVP先生。”

 

夏休期并没有许多时间留给新科冠军们潇洒人生,决赛本来就结束得晚,听从战队安排拍了几天宣传广告,半个月的短暂假期过后,一转眼就是八月。

黄少天拎着几瓶汽水走进了训练室,一眼就看到最里面的位置已经有人占着。他找到自己的椅子坐下,按开了主机电源。

对面的人看了他一眼算是打招呼,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最基础的手速训练——黄少天很快就根据对方的操作频率下了结论,在需要策略、时机和精准度的其他训练里,对他来说是很难达到这样的速度的。

练习告一段落,喻文州摘下了耳机。黄少天一边登陆游戏,一边把手边的汽水推了过去。

“今天就你啊,我还带了这么多可乐来。”

“这两天太热了吧,其他人也懒得来,”喻文州拧开了瓶盖,“我刚刚听宿舍老陈说,你早上就带着行李回来了?”

黄少天故作神秘地往左右看了看,“你别告诉别人啊,其实……我是躲相亲来的。”

喻文州噗的一声笑出来,“骗谁呢。”

黄少天被戳穿得太快,反而有些生气,“去去去,你在家的时候你妈没跟你提过这档子事?”

喻文州说得很快,“我妈上个月刚结婚,大概暂时管不了我的事。”

黄少天一时语塞,“……这样。”

难怪他整个夏休期几乎都住在战队里,黄少天想。可不就是冲着宿舍里有人才回来的么,谁想成天在家听爹妈唠叨这个那个。

 

两个人各自对着电脑屏幕,夏休期的训练本来就是以维持状态为主,黄少天完成当天的训练任务以后就去网游里逛了一圈。下午时间,熬夜的夜猫子们刚刚懒洋洋地上线,群里也看不到几个人。世界频道上中草堂还在和蓝溪阁互喷唾沫星子,黄少天从抽屉里摸了张小号,刷卡登陆,也加入战斗的行列中。网游里开放语音,像黄少天这样的语速杀伤力比赛场上要强出十倍。

“那边那个魔道不要跑!哈哈哈你这骑扫把骑得不到家啊,想学王杰希那个动作还早得很,小心一失误就摔下来,我告诉你吧其实王杰希也不是回回都成功啊你还没见过他摔一脸的时候……”

“不服是吧,不服竞技场啊?我看也别去竞技场了,那边悬崖边上有个平台,你们一起上也行,谁先摔下去谁输,来不来?”

“切,跑了……大春你那边怎么样?没大事么?要不要我也来?哦队长啊,队长他训练还没完,你再等等……”

说着黄少天又隔着两台电脑屏幕望了喻文州一眼,那张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像平时任何一次训练时一样。

他抿了抿嘴,关掉了话筒,手飞快地动起来,“我打字跟你说吧。”

 

假期里食堂只开一三五,其余时间只能自己觅食吃。黄少天看了看表,又瞄了一眼外面还完全没有要降下去迹象的日头,趴在桌上伸手往喻文州那边敲了敲。

“怎么,饿了?”

“叫外卖吧,”黄少天下巴磕着桌子,“这天气我料你也不想出去。”

“行,吃什么?喝粥?米粉?还是炒饭?”

“想吃炒粉,顺便叫个奶茶吧,你还是老样子?半糖少冰加仙草?”

“想喝点新鲜的,”喻文州靠在座椅背上,“就你上次喝的那个什么芦荟吧,半糖。”

黄少天站起来,“那我出去打电话,就直接在外面等了,送到了叫你。”

“哎你怎么还戴着这个,这么大也亏你戴得住,”喻文州忽然叫住他,“小心丢了,没地方给你再弄一个。”

“什么话什么话!咒蓝雨没冠军是不是!”

“每赛季的都不一样啊,上面还有刻字。”

“也是,”黄少天摘下来看了看里侧,“不等等,你是认定我会丢还是怎么的?”

喻文州继续敲着键盘,“就是让你注意着点。”

 

两个人在隔壁休息室吃完了晚饭,又喝着奶茶聊了一阵。喻文州提出来要回训练室复盘,“你下午一直打哈欠,是不是累了?没事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黄少天临时起意要回战队住着,昨晚上收拾完东西有些晚,生物钟所迫又睡不着,今天倒是一大早就起来,连头带尾只睡了四五个小时,吃完午饭就开始困,熬过去清醒了一些,食物入肚血液往肠胃一流,又昏昏欲睡起来。

“我回去也是挂网游,在哪儿都一样……先在这边睡会,你完了叫我,跟你一块走。”

黄少天说着就趴下去,喻文州也没多说什么,带上了门。

 

他睡得迷迷糊糊,又想起前两天的事。

表姐打算跟从大学时谈起的男朋友结婚了,舅舅舅母忙得不可开交,这年头结个婚不是容易的事,订酒店就得排到半年以后,都是一边抱怨表姐怎么不早说一边开心地替独生女排场这样那样。表姐把未婚夫带到家里来吃饭,对方是个普通白领,也不大知道电竞的事,对黄少天客客气气的。两个人说起怎么认识的,说是在大学图书馆,从二十一岁谈起到现在也有四五年了。母亲随口插了嘴,“少天今年也二十一岁呢。”

表姐于是起哄说是啊是啊赶紧带个漂亮小姑娘回来给姑母看看啊,你们不是打游戏的女生也挺多的。又撺掇自己未婚夫说你们公司有没有什么大学实习生,给我表弟介绍一下,刚刚拿了冠军好不好,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像什么样子,人家还以为你不受欢迎。

“哪有,我人气你能不知道?你不是到我们队里来过,人家都是看我的面子请你吃饭你忘啦。”

“你们队……啧啧,都是男生你也好意思说。”

最后姐弟俩的对话变成“你才好意思你有本事就别对着我们队长乱冒红心!”“我是有节操的人好吗你们队长这种哪里是我的菜了周泽楷在眼前我也能保持镇定!”之类毫无营养的互掐,未来姐夫在两个人都口干舌燥的时候适时递上了温水。黄少天鸣金收兵,看着对面一个捧一个喝秀着恩爱的情侣,愤愤地端起自己眼前的水杯。

黄少天想起中学时那个失败了的女朋友,那时候多半是抱着谈个恋爱试试的心情在交往,多年以后会有一个人在身边给自己递水这种事,对现在的他来说也是想想都要起鸡皮疙瘩。

回去的路上他跟他妈说起这段,被教训了半天“都二十一岁的人了怎么这都不懂,一场比赛几十万别到时连个老婆也娶不回来”,又“我看错你了老妈你原来也是逼婚党!”地激烈辩论一番,父亲在前面开车,两不相帮地看戏。

 

他半睡半醒,趴在手臂里总觉得被什么东西硌到,于是把那个硬硬的东西拿掉丢到一边,换了个姿势又趴下睡。

喻文州来叫他,手指戳到嘴角边说:“口水流出来了。”

休息室里没有纸巾盒,黄少天胡乱抹了一把,“走走走回去睡觉了。”

喻文州似乎在想什么,停了一会儿,等黄少天又回过头叫他才反应过来。

 

第二天黄少天黑着脸出现在了他最喜欢的食堂,对着虾饺和马蹄糕也笑不出来。

喻文州端着盘子坐下,把其中一碗粥推到他面前,“出什么事了?”

“别提了,”黄少天皱着鼻子,“被你说中了。”

喻文州想了想,反应过来,“后半可还不一定啊。”

“我吃完饭再回房间找找。”黄少天显然也没听进去。

喻文州答应了一声,“先吃饭吧。”

 

喻文州在门外站了很久,听着里面时不时传来东西掉在地上轻轻重重的声音,叹了口气,说声“我进来了”就推开了门。

房间果然不出所料地一地狼藉,他走过去蹲在黄少天跟前,把地上的东西往椅子上收拾。

“你这样能找到的也找不到了。”

黄少天是真的有些急,还在床单下面翻来翻去。

他只好拍拍他肩膀,“喏。”

黄少天左看右看,“你不是拿自己那个来哄我吧。”

“怎么会,”喻文州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一模一样的,“你昨天掉在休息室地上了。”

“……这样,”黄少天接过去,有点不好意思似的。正想像昨天一样往手上戴,犹豫了一会又站起来收进抽屉。

“还是听你的吧,不管怎么说这东西不能丢……”

“全队人人都有一个,也没什么好戴来戴去的,”喻文州也站起身,“等你有独一无二的那个,再拿出来炫啊。”

黄少天瞪他,“靠,你怎么跟我妈似的,还是你也觉得我找不到对象?”

“哪能呢,”喻文州应得轻松,“你可比我有经验啊。”

“也是,哎你也是可惜了为战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私生活都没有我看以后还是得帮着你一点不然我找不到对象事小一队之长找不到事大……”

喻文州笑着刮了他一个鼻子,“去训练了,今天郑轩和宋晓都会来。”

 

黄少天跟在后面锁上了门,当时的他还不可能知道,最后戴在手上一辈子的那个独一无二的戒指,会是来自谁。



在这里放一下春华秋实的全部docx文档,密码还是两个人生日八位数,啊现在回头看超生涩超不好意思的……

↓深夜心灵鸡汤

偶尔在tag里刷到过一次翻倍价出手的情况,对行为本身不评价,但是希望大家不要只是为了这样一本简陋的作品花几倍的价钱。一张毛爷爷可以买六到七本译文名著文库的简装本了,那些比我的本子有价值得多。不要被微博上流传的那张诺奖得主作品照片吓到,莫迪亚诺的文字氛围非常优秀,值得一读。

还有半年会在毕业论文的压迫下继续以引以为傲的喻粉手速月更,毕竟我还是非常喜欢这两个人和这对CP,但是目前还拿不出自己满意到可以用来卖钱的东西,所以暂时只会在这里说说写写自娱自乐。合志很快也要跟大家见面了,老师们的作品,作为第一个读完全部稿的一校,我,嘤,呜……翻开之前做好(各种意义上的)心理准备啊!真的!

等等我不是号称不会写FT吗

评论(6)
热度(398)

© 萄葡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