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e best wishes for U♥

[喻黄]春风十里不如你

一个土掉渣的题目,庆祝1700战捞到狐球(等

世邀赛期间,没有肉


苏黎世的夜晚没有风声,喻文州靠在酒店二楼露台的栏杆上,电波越过黑幕连通大陆另一端南面的城市。

“妈?刚刚大厅里太吵没有听到,今天晚上有选手交流酒会……嗯,我知道了。”

“明天总局让我们在苏黎世内自由活动一天,后天中午的飞机,到家要大后天早上了,到时候再给你发短信。”

“你那边很晚了吧,我们也很快就结束了,没有喝很多酒啦,都逃出来了……还好,英语半夹生再加手势也勉强能聊天。”

“你早点睡吧,那边好像差不多了,我先挂了。”

“嗯,好。”

他挂断电话,望向沉默的星空。这是他在这座城市的第十天,他们刚刚获得了所从事项目在这个星球上的最高集体荣誉,所有人都禁不住拉开内心的某些闸门。国家队临时队长望了望玻璃门里面的盛景,反正明天没有安排,宿醉躺一整天也随他们去吧。

他这么想着,身后有沉稳的脚步声传来。王杰希端着酒杯走近,也一样靠上大理石栏杆。

“家里的电话?——别瞪,10度发泡酒。”

“嗯,我妈问我什么时候的航班回去。”

“这两天辛苦了,”魔术师举起高脚杯与他相碰,“我们说是能帮点忙,自己也知道大部分事情还是你在做。”

“应该的。”

“最后的团战,指挥得不错。如果是我,不一定能想到在那个时候让黄少天去绕背骚扰。”

“王队过奖了,”喻文州笑笑,“地图屏障太多,你处在那个视角就能明白那是最好的方案。”

“也许吧,不过你们俩的默契是没的说。”

“你也是,见识了一回魔术师打法,非常精彩。”

短暂的互拍马屁后宿敌队长们又陷入静默,王杰希小口抿着酒,手指在口袋里暗自敲打着裤缝。

“对了,我一直有件事想问——”

“?”

“你跟黄少天,是不是……”

喻文州转过身来,杯子在手里晃着,“嗯,就是你猜的那样。”

“你就不问我怎么发现的?”

“哈,没什么好问的,都够明显了,平时也就避一避镜头。”

“嗯……也是,”王杰希被反将一军,不无尴尬,“我知道你有分寸,该小心的还是得小心。”

“谢谢。”

“多久了?”

“我算算……一年半多吧。”

王杰希思忖了一阵,“怎么觉得好像比我想象中要短,有点遗憾……”

喻文州笑起来,“你心目中我们是很多年前就搞上了吗。”

“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啊,”王杰希仰起头,顿了一会儿又问,“有什么打算吗?”

“你说以后?”喻文州双手交叉在胸前,“最好当然是过一辈子啊。”

王杰希没说话,他又接着开口,“我没法想象跟除了他以外的人每天同在一个屋檐下进出的样子。”

微草队长耸耸肩,“真是伟大的爱情,你们会长久的。领证记得请我喝酒。”

“谢谢,一定的。”喻文州举了举酒杯,一饮而尽。

里面的人已经开始渐渐变少,服务生走来走去收拾着会场,零星看到其他国家刚刚熟识的面孔。喻文州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指针指向即将并拢的地方。

还没来得及招呼王杰希,另一个原本不可能在这个时间出现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说起话来还是一如往常地淡漠,“喻队,黄少天跟一个英国选手拼酒,好像有点喝多了。”

 

他很快找到了会场角落里被张佳乐支着的黄少天,在他印象中有过一些不良饮酒记录的前辈也许是在副队长的监督下尚且保持着良好的清醒状态,而他的队友似乎看起来并不是他暗自期待的那样只是脸颊发红或者眼神迷蒙——对不起作为一个健康的二十四岁男青年偶尔还是免不了对交往中对象这样那样的妄想,即使他在电竞周刊八卦版每年举办的联盟最想嫁好男人榜首停留已有四年。

黄少天整个人挂在张佳乐身上,额头一点一点,反而没有了平时的多话。他开始回溯从前黄少天喝醉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记忆库里似乎没有类似的资料。黄少天的酒量不说好,平时应付应付庆功宴是没有问题的。

“大概洋酒喝不惯,我扶他回去吧,辛苦前辈了。”

张佳乐表现得十分大度,“没事没事,我一样扶啊,就回房间了是吧?这边也有个电梯,我送他上……”

王杰希就算了,怎么张新杰也在猛使眼色?

弹药专家还没从迷茫里出来,蓝雨队长已经一手接过了即将化身拥抱狂魔的黄少天。剑客仿佛很满意现在自己靠着的这个人的触感似的,又往喻文州身上蹭了蹭。

“……队长?”

“难受么?先别说话,我送你回房间。”

黄少天重重地点了点头,嘴唇动了几下,却没说出话来。

张佳乐看看王杰希,又看看张新杰,吐了吐舌头,挑起拇指。

 

国家队住的是单人间,虽说都是战队队长王牌选手,这一周里为了防止这帮网瘾重症患者休息不好影响比赛,每天都由张新杰睡前进行简单的检查,黄少天的房间喻文州自然是没多进去过。

把黄少天放平在床上,喻文州倒了杯水坐下,床上的人丝毫没有要起来喝的意思,只好搁到一边,又忍不住去捏他的鼻子。

相识近十年,正式队友七年,做恋人也有快要两年的时间了。这是第一次看见他喝醉的样子,和平时相当不一样,甚至有些寡言少语。

被王杰希问到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承认,甚至做出要一辈子和他一起走下去的宣言。但仔细想来,除了拥抱亲吻和身体的交缠以外,平日的生活竟然惊人地几乎没有作出任何改变。

也难怪王杰希会那样说。

黄少天翻了个身,忽然凑过来抓住他的衣襟。

“我又和你一起拿冠军了。”

喻文州知道他对每一个夏天的失利都无法立刻释怀,知道他在包里随身带着夺冠时的合影。四年前晓川场馆的灯火,刚刚迈入二十门槛的年纪,谁都无法轻易忘记。

他俯下身去吻他脸颊上在灯光下随着呼吸轻微飘动的细小绒毛,黄少天闭上了眼,有酒精的味道像是从毛孔里散发出来。喻文州想,他大约也是被这醇香熏得醉了。

“队长?”

“嘘——我想今天,张新杰也不会有闲工夫来查房的。”

 

常年操作键鼠而带了薄茧的手指在因为急促喘息而上下滚动的喉结上摩挲着,喻文州用自己的额头抵着他的,鼻尖相触,黄少天眨了眨眼睛,睫毛扫在他脸上,引得他忍不住发笑,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黄少天也笑起来,抬起下巴用嘴唇去碰他的嘴唇,很快变成一个交换酒气和体液的深吻。

“你喝多了。”

“滚滚滚,你才喝多了。”

“嗯,我是挺晕的。”

“四年前也没见你这么晕。”

“那不一样,”喻文州捋了一下他的刘海,“四年前我又不敢对你这样。”

黄少天没说什么,又凑上去亲他的唇角。

“……你真喝多了,我扶你去洗澡吧,热水都放好了。”

“害什么羞,”黄少天往人怀里钻,“我是喝多啦,接下来就拜托你啦。”

说完眼睛一闭,干脆地撒手不干了。喻文州思考了三秒钟以上行动是属于发酒疯的范畴还是有意的情趣——无论结论是哪一种,接下来他要做的都是把一个和自己体格相当的昏睡成年男子扛进浴缸,清洗过以后替他擦干再放回床上。

蓝雨队长感到自己遇上了恋爱以来的最大危机。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是早晨六点,不知道是因为过量的酒精刺激还是这十天来一直困扰他的时差。等到眼睛适应了昏暗的房间,他才意识到是因为另外一些从未有过的原因。

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枕到了他的胳膊肘上,还睡得十分平稳,昨晚上的劳碌大约还是留下了些影响。黄少天正想抽出发麻的右手,犹豫了一阵还是停住了。他往一同挤在狭窄单人床的另一个人身上又靠了靠,小声说道:

“昨晚还缠着你留下来,对不起啦。”

 

喻文州是被内脏蠕动带来的饥饿感唤醒的。酒会上餐点精致,却终究不是东方人喜爱的口味,草草果了腹了事,果然撑不久。

“你总算醒了,都快十点了。”

黄少天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一边的扶手椅上摸着平板。

“我叫了酒店送餐,估计你也该饿了,先吃了再出去吧。”

“你怎么起这么早?我还以为你也打算补觉。”

“六点被你脑袋硌醒的。”黄少天坐到床边,弯下腰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喻文州没有给他再多责怪什么的机会,伸手拽住他的胳膊,一个轻柔的吻落在额头上。

 

“苏妹子她们要去逛班霍夫大街,孙翔还有唐昊好像也打算去血拼的样子,”黄少天嚼着火腿三明治,偷偷把青椒往外挑,“你来之前不是查过攻略,要不要去看看湖啊教堂什么的?还得给你妈买东西吧,我也得给家里几个小孩子买点巧克力之类的……”

喻文州喝了一口咖啡,抿了抿嘴唇。

“看我干啥?都看这么多年了。”

“你昨天喝得多,又没休息好,”喻文州指指自己的眼眶,“黑眼圈都出来了,前两天也是,一直不是很精神吧。”

黄少天转着眼珠,没有反驳的意思。

喻文州被他心虚的样子逗笑了,伸手摸了摸他的鬓角。

“就在附近逛逛,吃完饭回来陪你睡个午觉吧。”


你们觉得午觉时间都会发生点什么


评论(17)
热度(886)
  • 扶疏 很喜欢此文字
    不知道是谁 很喜欢此文字
  • 客醉 很喜欢此文字
    xixiya80126.net/x5U9V981yAxnVy嘴嘴亚
  • ELYN su 很喜欢此文字
    jjxxyyease.com/avaimg/Yjh5d联%8D%开噪aGswT8/14 1LenFDQ联%8D%开噪ayhisrio.lofter.com/" title="colour吼 - 08/15 23:16"> 客醉 很喜欢此文字
    hiv> e.potttpl l ease.com/avaimg/Yjh5d汐div>
  • yhisrio.lofter.com/" title="colour吼 - 08/15 23:16"> 夕中X2 很喜欢此文字
    夕中X2 很喜欢此文字
  • 很喜欢此文字
    玖留里 很喜欢此文字
    放荡不羁虐点低 很喜欢此文字gumgumgumgumia" tease.com/avaimg/Yjh5d舒看公ERZ
  • 客醉 很喜欢此文字
    quaverwease.com/avaimg/Yjh5d去契
  • 客醉 很喜欢此文字
    gurgj="co.po01ease.com/avaimg/Yjh5d识 戴瀂f="莫
    vanilladette 很喜欢此文字
    vanilladette 很喜欢此文字
  • 客醉 很喜欢此文字
    dudu083ease.com/avaimg/Yjh5d孤一陟―
  • 为果果献出心脏 很喜欢此文字
  • <07021ttpease.com/avaimg/Yjh5d#至%8D
  • 棒槌 很喜欢此文字
    zhi var ltease.com/avaimg/Yjh5d芷仧D
  • 客醉 很喜欢此文字
    lv0 5y//avaimg.nosdn.127.netlv0 5y/
  • colour吼 很喜欢此文字
  • 客醉 很喜欢此文字
    xi velejue98//imglf1.ph.126.net/ia林KzA9.pn05RVElN5lU林Kyhisrio.lofter.com/" title="colour吼 - 08/15 23:16"> 夕中X2 很喜欢此文字
    tByglaolen"clhivdegease.com/avaimg/Yjh5d隐拂带
  • 加点眶/p>c"> avatar" title="> 部x"> pjpg_16x1ramprt">copy;天嚼gurl=http://ava!!window.notes_inserted0" 葡查c"天嚼|天嚼Powered by ="clear">
  • wwwease.com/av">LOFTERc"” title= titlemg class="tmg classmg classm!-- ike"> typNVdtetE/jf="ss="nodiv removWidthffs1035nd(d(d(lass="note 23_72ike"> typNVdtetE/jf="ss="nod s itle="朝倉璃 - js/jeadl=h1.6.2.min.js" "ss="note ike"> typNVdtetE/jf="ss="nod s i.onerp://elynsu59iGUKCtlIokBkjt4DZIfDu56295 14:346/195457.js""ss="note d(lss=k m=htt='ss=een' typNV'tetE/css'elsl='srososheet'lofter if (itle="朝倉璃 - css/thay /r/; poadoshlt(min.css?://2'/>ike"> typNV'tetE/jf="ss="no' s if (itle="朝倉璃 - js/thay /r/; poadoshlt(min.js?:/15'"ss="notike"> typNV'tetE/jf="ss="no'>P('6.ne.w.g').initt/2bPoadoShlt(es_link);body,{})hotss="note ike"> typNV'tetE/jf="ss="no'>ore_not; comdis=es_' otss="note ike"> >ore_notThay ffs{'Im/2bPr/" c9.l':ng_' ,'CcTypN':0,Crecoxtes_lo:'copy;天嚼 葡查'}hotss="not ike"> s itle="朝倉璃 - js/thay verfon.js?:/HRj typNVdtetE/jf="ss="nodiotss="not ike"> s analytics. -3lofteecos.js" typNVdtetE/jf="ss="nodiotss="notike"> >_ecos_naccffs'6.neer';try{023032.Tracker青}catch(e){}otss="not ike"> >remo_gaqffs_gaqfntD[];_gaq.pmg.(['_DefAccountpt> UA-32277899-1'],['_DefLocalGifPathpt> /UA-32277899-1/__utm.gif'],['_DefLocalR } teServerMes_']);_gaq.pmg.(['_DefDomainNamept> 6.net/x5U9']);_gaq.pmg.(['_trackt/2bview']);(tes_html=r { remogaffses_link);s=e ifplay = ('ss=ipttecoga.typNffs'tetE/jf="ss="no'coga.asyncffses_' oga.s ffs'p://avawr.dawuliyhisrio.lga.js'coremosffses_link);display = sByTagName('ss=iptte[0]; sML + notes_.ing139Beo e(ga, seco})青otss="not i/body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