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e best wishes for U♥

[喻黄]大杯可乐加冰四块百事的不要

相方生日快乐!

 《春风十里不如你》的后续故事, 有很多隔壁老王,很多很多隔壁老王(。

BGM:大塚爱 - 黒毛和牛上塩タン焼680円

标题是私货,谢绝百事粉约架

 

王杰希收到了一封EMS特快专递。

每年全明星上,寄件人的名字或多或少都与他相隔那么一两个位置列在一块。每年要从大幅签名宣传海报墙前面走过,对于这几个龙飞凤舞的字体不说烂熟于心,起码能在看到快递单的第一眼就辨认出是真迹。荣耀生涯的后几年,王杰希就渐渐交出了手里的担子,跟圈外的朋友一起合伙开了家投资公司。退役以后更是乐得清闲,魔术师张开眼下与荣耀圈子关联十分有限的情报网,所有离谱不离谱的想象之后,还是无法揣测前任宿敌队长刚刚宣布退役与现在手中来自那位话多到让人头疼的前任副队长的硬壳信封有什么必然联系。

他沿着被本国邮政蹂躏得破了口的边缘撕开了这封神秘的邮件,当中是一张打印A4纸。微草前队长虽然学历不高,对付这点过目了无数遍的英文格式还是绰绰有余。

这是一张机票行程单,目的地大约是某个欧洲国家,打印的这份是喻文州的机票,酒店预订信息写的也是他的名字。反面是与快递单上一样龙飞凤舞的字体:

大眼你看看这航班酒店行不行啊,队长说你现在是有事业的大忙人,我说你自己做老板还不是想休假就休假。一点小意思,费用我跟队长全包了,OK就微信打1,顺便把护照号发过来给你订机票。

空了一小块,往下一行的字迹略微端正些:

王队:最近可好?季后赛忙,很久没有同你联系,少天与我都有些惭愧。一点薄礼,算是实践苏黎世酒店露台上的约定。盼回复。喻

“啧,手写结婚请帖,也是做得出来。”

 

要说到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关系,王杰希想整个联盟敢开玩笑的人一大把,真心往那方向理解的人说不定还真不多。喻文州做什么都像认真又不像认真,但王杰希早就觉得了,他其实都是认真的。

七赛季初始,刚刚被防守反击打法同垃圾话一起日渐成熟的蓝雨挫败的微草在主场迎来了地图南边的宿敌。封王不久的剑与诅咒在积分榜上仍旧势不可当,与他们齐头并进的自然是去年决赛的对手。如日中天的魔术师没有给来访的新晋冠军组合留下机会,擂台赛建立的强大优势帮助他们在主场观众的山呼中击败了对手。王杰希照例在主队休息室留到了最后,他需要在另一件事情还没有发生之前,将刚刚过去的比赛中发生的种种独自梳理一遍。在方士谦几次三番在微信那头嘀咕赶紧去苍蝇馆子庆功的催促之下,微草队长终于收起了手里的电子战术板。

他是在那个时候遇到过道里的喻文州的。王杰希有时候也想过,喻文州这人在有些事情上还真是会跟自己不谋而合,否则怎么一个人的时候老是碰到他。

客队更衣室门口,蓝雨队长抱着双臂,在手里的笔记本上写着什么。房门虚掩着,里面没有什么动静,别的队友显然已经不在了。王杰希瞥了他一眼,刚要开口问怎么不进去,被喻文州竖起手指阻止了。客队队长把他拉到一边,问的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你们场馆附近哪儿有麦当劳?”

王杰希条件反射似的指指出口,“出门右拐。你找麦当劳干什么?”

这时候门开了,黄少天面无表情地走出来,看见他脸色一沉,也不说话,三个人不无尴尬地相对了一阵。王杰希有些莫名,指指通道口,“先走了。”

黄少天“哦”了一声,一贯笑脸迎人的战术大师看了看黄少天,却没有再说什么。

他走出门口,方士谦叉着腿站在大巴车门前面等他。思路刚进行到黄少天今天擂台赛上好像是有几个失误挺不应该的,就被治疗队友的招呼强行打断了。

王杰希不是喜欢想太多的人,只是思维本来就活跃得不受神经指令控制。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脑子里隐约已经浮出了“黄少天气大了,喻文州一个人留下来等他”这样的概括。

 

如此这般的事情渐渐多了,再加上两个人一直独身,如今的风气下,小粉丝们难免有些奇怪的幻想。王杰希跟公会认识的一个小姑娘要过某论坛的账号密码,中草堂资深玩家惊恐之下反复强调王队切记我们的原则是RPS不打扰真人,完全忘记了要账号的也是所谓不能打扰的真人之一。在装修花哨的奇怪论坛逛了一下午以后,王队长不得不承认下一次在G市客场结束后与两位当事人面对面时,憋不住地挑起了审视的半边眉毛。

黄少天报以冷笑,“老王你别得意,常规赛排名不算啥,有种季后赛决赛上再瞪我。”

王杰希抬抬下巴刚要反驳,喻文州冲他笑笑,仿佛是要抱歉,又顺手拉了黄少天一下,黄少天就跟在后面走下了台。

当晚鬼使神差登陆那个已经多年没有碰过的论坛的王杰希,看到了这样一个帖子。

“[水区]天啦撸!我眼神不好谁来鉴定下,今天赛后握手喻队是不是拖了一下黄少的手”

鉴定完从180p【打码】V画质到水了几十页终于等来的1080p无码高清图片,王杰希在脑内对两位普通同事有了新的认识。

……但是明明我就在对面?所以喻文州是在我面前,伸手拖了黄少天的手?

现在的王杰希回想起当时的心情,仍然无法形容是“祝你们幸福”的欣慰多一点,还是“胆子也太大了”的震惊多一点。

 

还是那句话,很多人觉得喻文州好像不会跟你认真,但该认真的事他比谁都认真。王杰希觉得苏黎世夺冠以后自己也就是碰到喻文州随口一说,没想到五年过去了,他居然把一句“要领证了请我吃饭”记到现在。一周后飞赴布拉格机场的订单准确无误地躺在他的邮箱里,王杰希翻着手机犹豫许久,还是拨通了前任蓝雨队长的号码。

“你也是有心了。”

“不客气,有喜事找人分享是应该的。”那边的声音听起来很是轻快,魔术师忍不住轻声咂舌。

“啧,那边是不是允许登记?”

“没打算登记,就是想找个地方大家一块放松几天,”喻文州说得很轻松,“除了你还邀请了以前的几个老朋友。”

王杰希大概猜得到是哪些,估摸着也就是那几个跟他一样退了役的闲人了。那头喻文州在跟他确认大致行程。

“不逛市区,布拉格前两年打比赛不都顺路去逛过么……我租好车了,机场直接开到郊区一个温泉镇,以前有朋友给我推荐,就在那度两天假,吃吃睡睡。你也没什么好操心的,都是同一架航班,到登机口找我就行了。”

王杰希隐约听说过冯主席打算挖喻文州来联盟总部的事,还见过喻文州在朋友圈半真半假似的打听北京现下好地段的房价,没多想就开口问了:“我看你之前不是要来总部?”

“哦,那个啊,”对方听起来有些笑意,“不去了,留蓝雨了,下赛季开始不出意外应该做外宣吧。”

王杰希这才反应过来,黄少天在蓝雨青训营当教练,心里暗想离开圈子是有些久了。

“舍不得黄少天啊?”

“对啊,”那边承认得大大方方,“好不容易从宿舍出来能住一块了,又一个人跑到北京去,还叫什么谈恋爱。”

王杰希不由自主地翻了个白眼,只可惜喻文州无法看见。

 

中欧前社会主义国家的温泉镇比想象中缺少了温泉镇一贯给人印象的舒适和安逸,反而有些浓厚的古典色彩。王杰希坐在SUV后座,手里翻弄着喻文州整理打印的景点介绍和当地用奇怪文字写就的宣传资料,旁白苏沐橙和楚云秀已经掏出自拍杆,魔术师往车窗边挪了挪屁股,两个姑娘也完全不在意似的,继续对着镜头比剪刀手。王杰希对着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认真看的资料叹了口气,跟副驾驶上正摸着手机的黄少天要了移动wifi的密码,刷开微博意料之中地看到最上的一条。

“苏沐橙_夏休中V:猜猜我跟秀秀和谁在一起[偷笑][偷笑][心][心]”

评论已然开启了群魔乱舞模式,称赞女神美貌者有之,百合党头顶青天者有之,眼尖发现女神旁边有一位POLO衫男子者有之。还没等王杰希用摇头抗议入镜,黄少天就在前面哈哈哈开了,“苏妹子你卖王杰希这么顺手,怎么不把旁边流口水的老叶拍进去。”

“他流口水有什么好拍的,包子开了微博以后早不知道卖过几百次了。”上个赛季兴欣成绩不错,苏沐橙显然心情挺好,难得跟黄少天斗了几句嘴,“哎,别扯老王啊,那两个心送给你跟你家队长的。”

还是开车的喻文州先说了一句,“谢谢。”

“别急着谢,晚上灌醉你让你讲情史。”楚云秀也跟着插嘴,“不行你嘴巴太严了,酒量又好,还是要灌黄少天。”

喻文州笑笑,“他喝醉了又讲不清楚。”

“啧啧啧,这就护上了。”苏沐橙摇起头,旁边的叶修似乎是被动静吵醒了,嘴里嘀咕了一句到了没,没等喻文州说完“还有三刻钟吧”就又倒头睡了过去。

“你们也知道的,他倒时差就得狂睡,”苏沐橙解释道,“晚上说不定都起不来。”

“反正老叶喝酒,来了也是一杯就躺下了。”黄少天趁叶修睡着打起嘴炮。

王杰希从头到尾没插嘴,车窗外面日光正好,中欧的气温也适宜,夏日总是让人产生遐想。离目的地还有不短的时间,他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喻文州专心开车的神情,跟叶修一样闭上了眼。

 

晚饭时间如同苏沐橙预料的那样,大部分人都因为时差和过于舒适的天气躺进房间不想动,愿意下来吃晚饭的人寥寥无几。王杰希端了盘子坐在餐厅一角,周围都是各色来度假的白人。夜晚来得很慢,对面山坡上紫色的云沿着巴洛克建筑的圆顶下去了。

有人坐到了对面,抬头一看是忙碌一整天的两位男主人之一。

“辛苦了,”王杰希与他碰杯,“黄少天也不下来吃?”

“嗯,他说坐车难过,没胃口,”喻文州脸色不怎么好,答得简单,“我开得太快了。”

“我觉得还行?不快,也没急刹。”

喻文州笑起来,“你不用理他,大家都散了他没劲呢,跟我闹一闹就好了。”

王杰希拿叉子戳着牛扒,脸上出现被噎住的表情。

“对不起对不起,”喻文州递水给他,“这边吃的怎么样?我也头一次来,要是觉得好还打算以后再来度假,国内人太多了。”

“以你我口味的差距,确定要听我的推荐吗。”王杰希毫不客气地回呛。

“你上次推荐的B市那家小龙虾我觉得还不错。”

随口闲扯了一段,王杰希盘子里的东西快清干净了。喻文州吃得少,动作也慢,看他站起来,就开口交代:“明天开车去二十分钟外一个教堂看看,你要是累就在酒店呆着,反正这边到处都是温泉设施,你们愿意自己附近逛逛也行。”

王杰希点头告辞,又被喻文州叫住,指指桌上的空可乐瓶,“我看这边的自助只有百事可乐,你这个哪儿买的?”

“刚刚周围转了一圈,两条街外头那个超市买的,大红招牌,挺显眼的,”王杰希答道,“路不大好找,现在天晚了不知道还开不开。”

喻文州点了点头,王杰希随后离开了。

夏天还有很长,自己的两位朋友从此将要一同开始新生活,酒店后面的草坪上,有当地乐队演奏着德沃夏克的音乐。

没有什么比这样的傍晚更美妙的事了,王杰希想。

 

(感谢王队长,以下是王队长不知道的部分)

喻文州回到房间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床上的人仍然没有什么动静,他打开壁灯,小心地从冰箱里取了玻璃杯和冰桶,拉上厨房的门。

他估摸着黄少天其实早就醒了,就是懒得动,飞机下来没休息多久又接着坐车,累也是应该的。他自己本来就睡得少,熬点夜也算习惯,黄少天不行,每天满打满算不睡满八个小时,起床是准没有好脸色的。

从厨房里端着可乐出来,黄少天果然已经摸起了手机,远远地瞥了他一眼,没说话。喻文州把可乐放回冰箱,走过去在床沿坐下,拧开了床头灯,俯下一点身。

“饿不饿?”

毛茸茸的头发在枕头里耸了耸,又摇了摇。

“没意思,不想吃。”

看起来似乎是气消了,喻文州长出一口气,伸手去摸他鬓角的一撮头发。

“从机场出来就没吃过东西,都六七个小时了,我一开始没想到,回来餐厅已经关了,只好出去给你买了这个。”

“这里的特产是类似茯苓夹饼的温泉饼,都说要配街上接的温泉水喝,我知道你不爱喝热水,给你买了可乐。”

“不是百事吧?”

“当然不是。300毫升以上大杯,加四块冰块。”

黄少天不说话了。

“队长。”

“嗯?”

“其实我也不是非要……”

喻文州笑着揉了揉他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起来吃了,下楼去泡温泉。”

 

大概是摄入食物又有了新的力气,泡在温泉里的黄少天恢复了平时的多话。他们下去的时候已经临近午夜,温泉澡堂里并没有多少人。

“听说这边的温泉都是用来喝的多,很少有能用来泡的。我估计这都不一定是天然温泉,说不定就是热水。”

喻文州靠在池子边沿,“哎,就是出来度个假休息几天呗,也没非要这样那样的。”

黄少天笑了,“就是度蜜月呗。”

“度蜜月哪能叫这么多人一块,”喻文州也笑,“这不是怕你跟我两个人成天面对面没劲么。”

“怎么没劲了,还得面对面几十年好不好。”黄少天没想多,脱口而出,说完才反应过来有些太肉麻似的,缩了缩肩膀。

“少天你耳朵根……”

“滚滚滚!水也太烫了!”

温泉浴场里流水声不断,白气升起来又散了。黄少天一时有些尴尬,清清嗓子才开始说话。

“不过这边风景不错啊,捷克以前来过我都没什么印象了,这种小地方你哪里找来的?反正我驾照也搞定了,以后事情少的时候就找个这种欧洲小镇啊,非洲草原啊,南美洲热带雨林啊……哎我说队长,南美洲那边能说英语吗……队长?”

喻文州一手搭着额角,“没事,就是有点累……你扶我一把,我先自己上去。”

“什么叫扶你一把,赶紧的我扶你回房间,来来来抓紧了,靠,喻文州你现在还跟我害羞个毛……”

 

“对不起,”喻文州靠在床头,“实在是有点累,我一泡热水就容易困。”

“我吃饭前说困你还嘲笑我!”黄少天玩着手机,不依不饶,“我没醒你是不是还打算一个人去,就没人捞你上来了啊。”

“嗯,”喻文州眼神还有点浮空,“是,什么都得靠你。”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黄少天先扔了手机钻进了被窝,“你还不睡?唔……?”

 

喻文州压下身子来亲他,一手已经摸上了他的下 身。这个姿势很有些压迫感,黄少天以为他只想交换一个晚安吻,没想到伸进来的舌尖却异常地有侵略性。时间已经很晚了,两个姑娘就住在隔壁,墙壁隔音没有经过测试,黄少天没想到喻文州会突然克制不住地做这些。

“嘘……小声点,苏沐橙她们就在隔壁。”

黄少天腹诽,你也知道她们在隔壁啊?嘴里这味道绝壁是喝酒了吧?知道洋酒不行还喝什么,而且为什么到现在才发作啊?啊?

到了嘴边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喻文州整个人压在他身上,从耳根开始一点点地啃。刚从热水里出来的身体仿佛还冒着热气,从心肺一直蒸腾到脑髓。他腾出一只手来,关掉了自己一边床头的灯。

“……不给看?”

“嗯,出戏。”黄少天视线飘忽着。

喻文州重新爬起来,翻身下了床,拉好遮光窗帘,检查了门锁,关掉了所有的灯。房间不小,他摸索着要往床的方向去,却被人一把拉住。

黄少天在灯灭后的两秒来到了他前面,两个人立刻贴在一起亲得黏黏糊糊。喻文州捏着他的肩膀把他往衣柜门上推,很快黄少天就被隔离在喻文州和衣柜之间。

“喻总这是什么新式玩法,衣柜咚?”黄少天辛苦地分出嘴来说话,喻文州一条腿往他两腿中间挤,器官和器官隔着睡裤蹭在一起,都已经顶出了形状。

喻文州不理他,手从松紧带里伸进去,抓着他臀上的肉揉搓。

“你胖了,”他附在他耳边上说,“看来最近是把你养得太好。”

黄少天还没开口反驳,喻文州又接着说:“其他方面养得也不错。”

“?”

喻文州用轻微的气声说了句什么,黄少天立刻在他肩上咬了一口。

“别气,”他用手指小心按压着紧窄的入口,“转过去,扶着门把手。”

 

黄少天想起来刚开始交往的时候,实在对这方面摸不着头脑,还偷偷百度了同志论坛,微博上看到如何获得XXX高 潮会好奇地点进去看。喻文州听说以后笑了半天,老实承认了这事他也干过。

快六年过去了。

感情有没有突飞猛进另说,X生活质量是够突飞猛进的。黄少天想,其实从一开始压根就没有什么谁器  大谁活好,只要想到是喻文州,别的都不必在意。他愿意臣服于这个人,做守护他最锋利的剑,也愿意包容这个人,做接纳他最柔软的鞘。

“少天……”

他抓住衣柜门把手,反复的填满和撞击让他不由自主地把木质柜门推得咔咔响。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去想隔壁住着什么人,明天要去的教堂叫什么,或者今天的飞机餐有多么难吃。喻文州掐着他的腰,亲吻落在颈侧,仿佛要掣住空气,让他不能透风,夜半的呻吟都卡在喉咙口。

高潮过后的酸软总是让人疲惫,黄少天还是救命稻草似的死死扒着门把手不放,惹得喻文州一阵好笑,从一边的床头柜上抽了纸巾给他清理。

黄少天忽然抓住他的手腕,抬头的距离刚好足够亲上喻文州的眼睛。

“谢谢。”

只有你知道我想要的全部。


评论(18)
热度(1492)

© 萄葡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