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e best wishes for U♥

[总一] mein Geliebter(上)

*老梗,HAE后的10月初。标题是德语“my beloved”,情人节快乐

*想看互相拥抱却完全没有欲情的时期结果写得拖泥带水的……pure love大法好

*当然之后还是会欲情的让我再想想

BGM:坂本真綾 - 空気と星




龙宫岛的夏天似乎总比其他季节要长出一些,盂兰盆节过后,温暖湿润的气候还要持续上一些时间。也许是因为岛上的mir也本能地抗拒着需要大量贮存粮食和热量的冬季,进入十月后,周围仍然能看到不少穿着短打的少年少女。

真壁一骑在乐园门口的黑板上一笔一划地写下了“准备中”,锁上了咖啡厅的门。

停放电动车的位置空着,大概是沟口先生之前送外卖的时候拿去用了。新学期顺利开始,整个岛都笼罩在和平的空气里,外卖的送达地点也渐渐从Alvis转移到了学校。

找回失去的光明,对真壁一骑来说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但如何找回安稳的睡眠,对他来说仍然是难以解决的课题。

两年下来的习惯无法轻易抹去,在往咖喱里加调料时还是经常不由自主地一个个罐子摸过去。刚刚复明时正好是日光正盛的夏天,因为强光的刺激眼睛会疼痛流泪,有时甚至觉得,没有光明的世界反而轻松得多。直到被同在咖啡店打工的少女发现,被强行推进了自家母亲的医疗室。

那天走出已经出入过无数次的房间,一骑在门口遇到了意料之外的人。

“眼睛还没有完全治好吗。”

“啊,嗯……在光线强的地方受到刺激太大,还是会不舒服……慢慢习惯就好了,远见医生也这么说。”

皆城总士叹出一口气,“光线昏暗的时候,你也经常会闭着眼睛。”

被看穿了。

眼前的人和光明一样,是他曾经失去两年的东西。

“因为……总觉得那样就可以看到你。”

就像这两年里,我一直在做的那样。

棕发的少年好像要说些什么,却被这一句话生生咽了回去。

“总士,你就在这里吧?”

一骑上前一步,盯着他同样失而复得的左眼。

皆城总士默默观察着对面自己幼年起的玩伴,头发长长了不少,发尾已经快要拖到颈椎的凸起。

良久,他微笑着答道:“啊,我就在这里。”

“研究的工作我刚刚开始接手,晚上的时间还不是非常忙……而且,也需要你本人对同化现象的信息,如果你觉得需要,随时可以来我这里。”

一骑看起来有些愕然,还是点了点头。

之前的两年里,一骑经常会在检查身体,或是定期来Alvis做总结的归程,绕路去那间房前面站上一段时间。他并不知道总士房间的密码,虽然如果问起父亲说不定也愿意告诉他,但一骑期望的,自然不是自己打开房门却看到空无一人的房间,而是总士能够亲自回应他的叨扰。

从那一次对话之后,得到房间主人允许的一骑便定期在晚上造访那间仍然没有什么生活气息的房间了。今天也是一样。

有些令人意外的是,这一天下午房间的主人似乎并不在,持续鸣响的电铃没有人应答。虽然已经被告知了密码,一骑还是决定不擅自进入对方无人的领地。

自从第一次在晚饭后不由自主地造访总士的房间,已经有半个多月了。总士每次都会为他打开房门,有时候剑司也会一起,说一些过去学校里的事,乐园今天的新菜单,询问他身体的状况,对一骑来说都是些怀念却又经常无从谈起的内容。

(没有比总士就在眼前更重要的了。)

一骑这么想着,在偌大的Alvis里寻找起了他想见的人。

 

早间的会议上,杰雷米小姐又提出近期龙宫岛波盾输出低下的问题,可能是受到世界其他地区mir活动的影响。延长的早会使得午前的研究不得不被迫推迟开始,直到下午两点才告一段落。

已经过了乐园的午餐时间,虽然一骑如果还在店里,看到自己一定会亲自准备些什么。堂马食堂离研究室通往地上的出口甚至更近一些,然而那里充满家庭烟火气和大人们掺杂了酒味的交谈总是让他不能适应。几番权衡后,总士决定去永远不会背叛自己时间表,二十四小时供应的Alvis食堂解决。

西尾里奈一脸倦怠地端着餐盘对自己打招呼,今天似乎是女性驾驶员的身体检查日。刚刚在新学期里由书记升格学生会长,并且剪掉了麻花辫的女孩对他好像还留有些对战斗指挥官的敬畏,规规矩矩地往隔开一段距离的座位去了。

走到一半又欲言又止似的回头说道:“一骑前辈也在Alvis呢,今天明明不是男性驾驶员的检查日啊……跑来跑去很急的样子,大概是在找真壁司令有什么事吧。”

说起来回到龙宫岛以后,不知是不是错觉,似乎所有人见到他都会习惯性地加上一句一骑如何如何,今天的一骑咖喱好像尝试了一下不同的味道不过也很美味呢,一骑君最近在考虑推出些新品蛋糕,正在向零央君请教,很久没见到过这么有干劲的一骑君了呢,虽然身体是不如从前……

而总士知道,这些通过其他人传递给他的一骑的情报,让他感到安心和释然。

这些与两年里的crossing不一样。脑神经级别的情绪共有可以了解对方的一切思考,这比通过第三者传达的内容可靠得多。但现在尽管他无法了解一骑内心的想法,大人们,同辈们,后辈们口中的一骑,却比那两年仅仅存在于自己脑内中枢深处的一骑,要鲜活许多。

这两年里,他能听到一骑不安的心声,也能感受到一骑对他的呼唤,但无法实现真正的互相触碰。

触碰,这个词语让皆城总士有些动摇。

远见医生对他说过,一骑的精神还处于不稳定的状态,他还没有完全从“总士不在这个岛上”的状态里恢复出来,甚至对眼睛看得见的事实也存在精神上的抵触,希望你能帮助他,也只有你能帮助他。

我应该怎么做?他向医生提问。

“让他更强烈地感觉到你的存在。”医生如此说道,“必要的话,在对一骑君的身体不造成影响的前提下,我会向司令提议让你们再次通过系统进行临时性的同步……”

“没有那个必要,通过crossing联接只会让他走上回头路。”他打断了医生的话,“让他感觉到我的存在……这件事我会负责到最后的。”

从那之后一骑断断续续地会在晚上造访他的房间,呆上一段时间就回去。一骑有时也会打来电话,甚至在诸如凌晨一点的诡异时间段。总士知道他在这两年的深夜里发作过的那些噩梦,如今这一切都有了实体化的寄托对象。

无法否认的是,一骑对他的索取也好,依赖也好,都让他感到了找到居所的心安。

“真正需要安定的,说不定是我才对。”

 

解决了简单的午餐,总士回到自己的房间进行下午工作前的准备。驾驶员的身体数据已经导入完毕,接下来就是漫长的报告书制作时期。

一骑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同化现象的治疗方法虽然日渐明朗,但两年的crossing,加上再次搭乘MarkSein并同化对方产生的新的负荷,以现在的成果还不足以完全治愈他。

(在那之前,必须……)

一边思考着报告书的构成,总士在自己的房门前停了下来。

“你在这里做什么?”

 

一骑在靠墙的床上睡着了。面对被问及来这里的目的后一脸困惑的同伴,总士除了注意到对方明显的黑眼圈因此采用了让他在房间里做短暂的午睡外,并没有更好的选项。

“总士还有工作要做吧?不用管我你去研究室那边啦。”

“不……我不能放着你单独在这里,”总士的语气毋庸置疑,“现在你的精神状态很不妙,管控驾驶员身心健康是战斗指挥官的义务。”

(而且,你是冲着‘我’才来的吧?)

一骑听到这里笑了笑,“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

少年的睡颜安定而平和,略微长长了的头发越发增加了他的温柔气质,完全无法想象这曾经是一位在战场上葬送过无数敌人生命的王牌驾驶员。

总士盯着手里的平板资料愣了一会,从当中点开一个窗口键入。

“真壁一骑,2148年10月12日,PM3:09”

新键入文字的下面,是一排排类似内容的记录。从9月中旬一骑第一次造访他的房间以来,为了给治疗提供依据,每一次的活动,总士都会事无巨细地作为数据保存起来。

(能派上用场就好了。如果一骑的身体能够恢复的话……)

说不定总有一天,又能乘上Sein共同战斗吧。这样无法忽视的声音在总士的内心响起。

 

醒来的时候,总士还在离自己不远的写字台前。这样的发现让一骑松了一口气,撩起身上盖好的被子下床。

“起来了啊。”

“我睡了多久?”

“还不到两小时,”总士放下手里的工作,“我联系了远见,晚上的时间段你不必去乐园了。”

“又给远见添麻烦了啊……”一骑小声嘀咕着。

“你的身体不适合继续出勤,不用管了继续好好休息吧。必要的话我也会告诉司令,让你在这里留宿。明天是你的身体检查日,从这里过去也比较方便。”

“诶?留宿……那总士呢?”

“这不用问吧,当然是陪你一起睡。”

“是、是吗……”

从皆城总士嘴里说出的话,总显得很有凭据和理由。

“总觉得……有点开心呢。”

总士垮下了肩膀,“……是吗。”

“以前也一起睡过吧?九岁以前,在校长家里的时候……父亲他们经常要很晚才回家,总士每次都会留我在家过夜。”

“现在想起来,他们是在Alvis里开会吧……”

“那个时候你的睡相真的很糟糕。”

“诶?那种事情你还记得啊?也不用特意说出来吧……”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一片漆黑,为了不影响他的睡眠,顶灯已经被关掉了。总士显然也不在,黑暗中只有床头的电子钟显示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

(总士的房间,根本没有昼夜的分别啊。)

“你醒了啊。我已经联系过司令了,今晚你就睡在这里。”

自动门打开的声音,总士抱着一床被子走进来。声控装置下,灯自动亮了起来。

“这个,铺得下吗……”

“先不管铺不铺得下,总不能跟小时候一样在一床被子里睡吧。”

“不是挺好的吗,也没什么关系,我想多碰到你一些。”

“你啊……”

刚刚睡醒的一骑显然是没有完全装备好清晰思路的状态,总士不由地叹了口气。

“话说回来,你饿了吧?”

“嗯,有一点……总士不饿吗?”一骑说着就要掀开被子下床,“我来做些什么吧,呃……”

是默认住人都是不会自己开火的军事笨蛋吧,Alvis提供的房间里显然并没有可以进行炊事的地方。一骑话说到一半,也回到了犹豫的语气。

“下午三点我才去过食堂,晚饭少量吃一点就可以了。”总士没有否认什么,“我可以替你去买些什么,让沟口先生送过来也可以,以客人立场的话……”

“诶?难得坐在一起吃饭,还是吃些自己做的东西吧。这附近的掩体出口就是鱼市,夏天天黑得晚应该还有没关门的店,我去跟食堂借一下厨房……”

“你还知道得真清楚啊。”

“……?”一骑正在盘算晚饭的问题,一时没反应过来总士的反问。“怎么了吗?”

总士扶了扶眼镜架,“不,没什么。比起这个……”

“我来准备晚餐吧,”他迎着一骑惊异的眼神,“杯面之类的我还是有过储备的……”

 

在一骑“长期食用快速食品可不是什么好事身为研究员应该比我更清楚营养平衡重要性”的说教和总士“如何控制泡面时的水温、冲泡时间长度、调料的混合方法也是一门非常重要的科学”的反论以及一骑“这根本不构成答案”的叹气中,两位掌握龙宫岛最强战力的少年完成了简单的晚餐。

“今天全是些很久没做过的事啊。”司令官感叹道,“和你面对面吃饭……好像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以后总士经常来我家吃饭吧,父亲老是不回家,我一个人吃多半也是剩下。”一骑似乎有些欲言又止,“而且……”

总士停下了手,等着他继续说完。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他分一些时间去远见医生那里。”

“远见医生?”

“……唔…………对不起,说了奇怪的话,这本来是我们家的私事,不应该把总士也卷进来的。”

“没关系,”皆城总士像要掩饰什么似的笑了笑,“你能找我商量,我很高兴。只是我恐怕没法给你很合适的建议……”

“这样就好了!只要你,愿意听我说这些的话……”一骑说着也放下筷子,“真是不可思议啊,跟总士说起这些,好像就能变得轻松。”

“跟远见说不行吗?”

“为什么这里要提起远见的名字……而且她母亲的事,怎么能直接找她谈啦。”一骑有些失笑。

总士有些愕然地看着他,仿佛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

“……但果然这才是总士啊。”一骑只说给自己听似的,稍微低下了头。

 

一骑承包了饭后所有的处理工作,说是处理,不过是把塑料碗里剩下的汤头解决掉罢了。即便如此他还是花了一番时间,甚至把要丢进垃圾桶的一次性塑料碗都刷干净了。

“也要经常给垃圾处理中心减少一些负担才好。”

尽管是1.5米宽的标准双人床尺寸,两个十六岁的半大少年挤在一起还是多少有些勉强。总士让一骑睡在靠墙一边,自己也脱下外套在床沿躺下了。

“总士……好像妈妈一样。”一骑转过身来,琥珀色的眼睛盯着他说。

没等总士反驳什么,一骑接着说了下去,“妈妈在我两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其实并不太清楚这是什么感觉……但是总觉得,大概就是这样吧。”

“也不是很明白你到底是不是在称赞我……”

“诶?是称赞啊,当然是……唔……”

总士用手轻轻捂住他的嘴,微微笑了,手心里满是温热的吐息,“嘘——我关灯了。”

“嗯,晚安。”

“晚安。”

隔了两层薄被,在不算宽阔的床上还是能轻易感受到对方肢体的形状和弯曲的弧度。面对面的睡眠多少尴尬,一骑小心地往墙壁转过身去,意识渐渐昏暗起来。

“一骑。”

也许是太过突然,也许是距离真的太近了,一骑漏出了小声的鼻音,似乎连背也蜷了起来。

总士显然也对这样的反应有些震惊,停顿了一会才继续说下去。

“能转过身来吗,我想……那样你会睡得比较好。”

(如果背对我,好像你有一天又会从我身边走开。)

“总士?”一骑有些疑惑,还是回过身来。

“没什么,这样就好了,”总士的声音也平静下来,“这次是真的晚安。”

 

一骑时不时在总士那里稍作停留的习惯就这样变成了“时不时在总士那里留宿”,大多是在真壁司令忙于防卫设施更新夜不归宿的时候。第二次苍穹作战后,再次隐蔽起来的龙宫岛没有遭遇敌袭,司令部趁着岛核趋于安定的时期对岛上的迎击系统进行了大幅的休整和升级,fafner部队也由于第二代驾驶员纷纷引退,重新开始编制新的部队构成,为此总士的早出晚归也成为常态。

总士也多少怀疑过同样是空无一人的房间,为什么一骑选择来这里而不是回家,当然这样的问题他并不会问出口。

他的衣柜里属于一骑的空间渐渐多起来,一开始是薄被,后来是短袖睡衣,天气凉了就换成长袖,换洗衣物也开始多起来,一骑穿得简单,不过是几件外套和T恤,后来因为经常需要用浴室和洗漱台,又默默给他申请了新的毛巾和牙具。

原来只有一个人住的标准公寓般无机质的房间,竟然出现了些两人一起生活的温馨感。

一次早到的晨会上遇见已经在准备投影仪器的真壁司令,岛上人类中的最高权限者没有抬头看他,像是自言自语般地说着话。

“给你添麻烦了,我也得跟皆城道歉才行啊。”

“不……”

长者的话让他难以作出得当的回答,司令又接着说了下去。

“积极的否定前方是绝对的肯定,一骑离开岛的时候,你还记得我在这里说过的话吗。”

“岛上的和平不知道能够持续多久,如果有一天他为了什么再重新乘上fafner,我希望你无论以什么形式,都能够在他身边。”

“……我明白了。”

(这大概也是我的愿望。)

 

一开始只是面对面地入眠,相隔了被子和衣服的厚度。一骑喜欢在黑暗里睁大眼睛看着他,事到如今他也没有了移开视线的理由。床头电子钟的微光里,一骑靠了过来,抵上了他的额头。

“你想做什么。”

“没什么,想离你更近一些而已。”

“那么这些也不需要了吧。”

总士说着,掀开了一骑盖着的厚毛毯,把自己身上的抖开一些,包裹住一骑的身体。

“你今天,意外地很好说话啊……”

“是吗,”总士效仿着一骑刚刚的动作,两个人的额头靠在一起,“我平时是那么强硬的人吗……”

一骑忍不住笑了,“问我这样的问题可是犯规哦。”

连对方呼出的气息都能感受到的距离,总士的膝盖微微弯曲,贴上了一骑的小腿。一骑慢慢闭上了眼,睫毛扫在总士的鼻尖上。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总士发现自己的手被轻轻地握住了。

“做了个好梦吧。”

龙宫岛的冬天还没有完全到来,Alvis底部的房间也不可能有任何自然现象发生。而皆城总士却在这个初冬的清晨,攒紧了落在手心的第一片雪花。


评论(16)
热度(289)
  1. Noir.萄葡柚 转载了此文字

© 萄葡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