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e best wishes for U♥

[喻黄]白秋

*拣日不如撞日,就这样了(。

*其实已经在硬盘里屯了半个月。这个系列一共有四篇,想写一个比较完整的从喜欢到结婚(?!)的时间线。本来打算全写完一起发,然后……还差一点就完了

*后续→繁冬 冷夏 朗春 番外by @球果 着色









1>

蓝雨全队,或者说荣耀职业联盟全员几乎都知道,喻文州对黄少天来说不大一样。

 

2>

具体哪里不一样,要说起来可以列一长串。唯一位列自己之上的队长,成就他刀尖上行走机会主义的人,从训练营时代开始近十年的好友。嘲讽连发无冷却的荣耀教科书叶秋同志在提到喻文州的时候都会由衷地在挺了不起的可惜是手残后面加上,哥也真是不懂怎么跟黄少天呆了那么些年就没见他烦过。

这都是旁人眼里能看出来的,黄少天也不想否认如此种种加在他们身上的定义和描述。只是他还是觉得,这事不是旁人能解释清楚的。

当然他自己也并不完全明白,就是这么觉得而已。

 

3>

客场对呼啸的比赛,因为唐昊的加入让这支在季后赛区域下游徘徊的队伍变得棘手起来。喻文州在飞机上还一直开着平板写写画画,黄少天前一天晚上加练到有些晚,又是一大早赶到机场,刚起飞没多久就戴了个眼罩补眠去了。

喻文州知道他昨天睡得晚,他自己也差不多两三点才睡着,只不过熬夜习惯了本身睡眠时间也不长,没有困得那么厉害。想到黄少天一大早顶着一双黑眼圈拖着箱子出现在宿舍走廊的样子,他也就由着黄少天脱了外套放下椅背塞好耳机,整个人在座椅里蜷成一小团,咂咂嘴露出一个满意的弧度,对他眨了眨眼表示到了叫我就一闭眼睡着了。

他继续研究着呼啸前几轮的比赛视频,进度条倒过来又倒过去,仔细观察唐三打的技能组合,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碰到了肩膀上,只好按下暂停键偏过头去。

是黄少天的耳机。大约是睡得有些冷,黄少天往椅子里又缩了缩,耳机蹭得掉出来也完全没发觉,吸了一下鼻子继续睡过去,还时不时嘀咕几句,梦里也不得安生。

喻文州就这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听清说的是叶秋老混蛋来PKPKPK以后忍不住苦笑了一下。他想找黄少天的外套给他盖好,却发现被他自己枕在身子后面,只好摇摇头叹了口气,抬手跟空乘要了毛毯,盖好以后又小心地把两个角掖进他肩窝里,坐好继续看视频。

黄少天睡得一路香甜。醒来的时候看到身上的毯子,想也没想就冲着旁边的喻文州嘿嘿笑。喻文州也没否认,指指自己右脸颊提醒他被耳机线压出来的红印子。

 

4>

一到N市下午就在酒店的会议室开了简单的战术会议,也没空惦记什么盐水鸭糖芋苗,一队人都早早地休息了。黄少天跟喻文州住一个双人间,虽然在飞机上把昨晚的份补了,一到点还是免不了困,趴在床上拿手机刷着微博培养睡眠情绪。

喻文州脖子上挂着毛巾从浴室里走出来,穿着酒店的浴袍站在镜子前面吹头发。黄少天回头看了他一眼,顺手举起手机咔嚓一声,反正吹风机声音大喻文州也听不见。

盯着屏幕看了老半天,啧啧,这身体曲线,这姿势……手速比思考更快,没几下一条新微博就发出去了。

等当事人吹完头发躺到床上也拿起平板刷微博,首页已经被职业选手刷了个稀里哗啦,还夹着好几十条@,都是洗洗睡准备明天打比赛的人在睡前最后一刷。

喻文州点开照片,放大了仔细看,感叹了一下水果机像素就是好,显色也不大一样。

他转头看还趴在被子里的黄少天,突然笑起来。

黄少天被他整得莫名其妙,斜起眼珠子,“笑个鬼啊,不是拍挺好的,你有什么不满?”

“没没没,”喻文州笑得更厉害了。他眼角本来就有些上挑,一笑就更厉害,黄少天看得心烦,随手抓了一个靠枕扔过去。

喻文州也不躲,由着他砸,缓了一缓才说话,“你拍也就算了,发什么微博啊。”

黄少天被他没头没脑地一问,呆了一阵,看着又不像生气的样子才开口,“我这不是觉得挺好看嘛……”

“那是想炫耀炫耀吗。”喻文州又笑。

“哎你今天怎么跟叶秋似的这么烦啊……”黄少天有点不想理他,一时反驳不出什么。

“好了好了是我问错了,”喻文州放下平板,准备关床头灯,“你有这个心理状态就行,我就是怕你前两天讲得压力太大。”

黄少天从埋着的枕头里抬起头来,眼神像觅食的豹一样锐利。

“放心吧,”他信心百倍地看着喻文州,“别制造不出机会让我无处下手啊。”

 

5>

半夜黄少天又醒了,打开手机一看才凌晨三点,抓了抓头想大概是飞机上睡得太好,正打算关机继续睡,黑暗的房间里手机屏幕的亮光一划而过对面床上喻文州的睡脸。

以往去客场比赛也不是没有住过一个房间,不如说只要订的是双人房,就一定是他俩一块儿住。黄少天有一次开玩笑地要跟郑轩住一间,表示你们老说咱俩绑定了那以后就轮流跟你们睡睡增进队友感情先从谁开始呢郑轩你跟我相处时间最长同一年出道就你了,郑轩苦着脸说别这样跟统治阶级睡一间亚历山大啊,旁边徐景熙慢悠悠地吐槽还不是嫌你话多没个清净,黄少天刚准备转移目标攻击治疗就被喻文州拉了回来,说行了别祸害人家,我一个人忍你就够了。

当时自己是什么反应来着……黄少天回想了一下,觉得要么就是没理他继续跟徐景熙打起来,要么就是咬牙切齿地想跟也帮着埋汰自己的喻文州打一架,当然后者他没这个胆,也就是想想。

黄少天又往被窝里钻了一点,现在想起来这话怎么这么不对劲呢。又想到喻文州睡前那一句“是想炫耀吗”,黄少天眼珠转了转,心里又七上八下起来。

反正也睡不着,黄少天索性就着手机屏幕光打量起喻文州来。以往住在一块儿的时候都是他先睡着的多,喻文州总是慢条斯理地摸摸这个那个,有时候还带本小说什么的翻翻,问他怎么还不睡就说你还没睡灯亮着睡不着,那就关灯一块儿睡呗又说还不困。你不困我可困了啊,黄少天撇撇嘴,他平日里就比别人精神抖擞一倍,到了晚上自然撑不久。你睡吧我来关灯。不用不用你不是还看书嘛这点亮光我没关系。黄少天说着就要转过身去,被喻文州拦住,说别对着左边睡,压到心脏不好,容易做噩梦。他伸手把床头灯调暗了一些,再往自己的方向挪了挪。

黄少天有点摸不着头脑,怎么队长连个睡姿都要管。总算说得不无道理,他也不想睡得不好影响比赛状态,就乖乖换了个方向,对着两张床中间的床头柜闭上眼睛。

被喻文州这么说了两三回黄少天也就不再挣扎,每次都先行朝右边侧着躺下。有一回他醒得早,却发现喻文州是对着自己睡的,早餐时间就随口问队长你怎么自己不以身作则严于待人宽于律己呢。喻文州咽下一口荷包蛋,淡淡地说半夜翻个身不是很正常么。黄少天也觉得自己问得有点无聊,没怎么放在心上,回头跟郑轩抢火腿片去了。

所以队长这是半夜又翻身了……?也有点太巧了吧每次都让我碰上……黄少天在心里犯嘀咕,他知道喻文州睡眠不是很好,突然觉得不大好受。对面的喻文州倒是睡得挺安稳,睫毛很长但是稀疏,眼皮看起来有点薄,刘海垂下来搁在睫毛上,几根手指抓着被角,露出修得整齐的指甲盖。

黄少天这才发现他好像从没这么近地看过他,心里有点发虚。他皱了皱眉,翻过身,突然不大敢看喻文州的脸,觉得自己好像隐约觉察到了什么,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睡着了。

 

6>

和呼啸的比赛因为刚入队的卢瀚文还没有完全跟队伍磨合好,团队赛出了一点小差错,好在黄少天正好埋伏在附近,跳出来解决了这次危机。除了个人赛上宋晓输给唐昊,蓝雨9-1拿下比赛,结束以后又免不了一顿胡吃海喝,总算这帮人还有点良知没带着小卢就往酒吧街跑。小朋友在咬着烤串的间隙跟队长申请第一次来N市,课本上都说秋天的风景好,反正明天回G市的航班晚,想早上出去玩玩。

喻文州扫了一堆吃得毫无形象的人,还没点名郑轩就开口,“……那什么陵什么陵的都去过好几次啦,还打算明天睡个懒觉来着队长不如就你跟黄少陪着小卢一起……”

他还没说完,喻文州做个手势说你别慌,拿出手机上网查了查说:“常年呆在G市都没什么机会看银杏落叶,明天去清凉山看吧。往年赛程排得都碰不上,你们想去的去,累了的就好好休息。”

黄少天正专心地盯着炉子上的一片烤肉准备翻面,喻文州拿胳膊碰了碰他的手肘,放低声音问他:“少天你跟我们一块去吧?”

黄少天做出一副苦恼的样子,“嗯……我也挺累的,不去行吗。”

他满意地看到喻文州脸上闪过半秒有些错愕的神情,在他又要开口前阻止了,“没事我挺好的,去哪儿来着?清凉山?地方好找吗?要坐几路车?就我们仨的话打车也行,就是这地方的红绿灯太作孽了一停一分多钟……”

喻文州听着他又开始叽里呱啦,居然有点如释重负,等黄少天一大串说完把他盯了半天的那块肉夹到他盘子里,笑着说,“辛苦了。”

黄少天知道他说的是团队赛帮小卢解围的事,“哦”了一声,咬着肉又开始评价这个酱汁太甜了队长火候掌握得不错啊哦对了宿舍后门有家新开的烤肉你知道吗……

他没来由地觉得,好像前面有个掉下去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洞似的,如果现在不扯一点不着边际的东西,就会立刻塌陷。至少现在,他还不想让这些发生。

 

7>

第二天两个人都还没起来就听到小卢带着李远在外面狂按门铃,“队长黄少别睡了太阳晒屁股了!还要我叫你们起床丢不丢人!”

喻文州倒是早就醒了,就是昨晚喝了点啤酒还有点昏昏沉沉的。他看一眼使劲往被子里缩的黄少天,下床开门。

隐约听见喻文州跟门口的小朋友们交代了两句小声点别吵到别人云云,黄少天探出半个头,继续闭着眼装睡。他睡相不怎么好,昨天一只手臂伸在外面吹了半晚上风,这会儿刚收进被子,猛地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喻文州关上房门回来坐到床沿推他,“少天?”

他知道黄少天有点起床气,也就没用什么大开大合的方式,伸手去摸黄少天露在外面的发顶,“小卢他们都起来了,别让后辈等太久,一会儿他们来闹你更难受。”

黄少天不应声,倒也不是有什么情绪,就是刚暖和起来想再捂一捂。喻文州见他没反应,又想到刚刚那两下,就伏下身子拿手去试他额头。

黄少天闭着眼睛看不见他动作,突然感觉到喻文州的手摸上来,吓了一跳,立刻睁开了眼。喻文州的脸就在十公分开外的地方,带点焦虑的表情直直地看着他。

就这么对视了不到一秒,喻文州站了起来,“你没事对吧,那就起来吧,我先去洗漱。”

黄少天也有不知道说些什么的时候,他觉得喻文州并不需要他的回答,还是“哦”了一声就拿双眼去盯天花板。

 

8>

最后黄少天还是起晚了,喻文州也没有多说什么,掀开窗帘看了一眼楼下早高峰的车流,思考了一会儿跟眼巴巴望着他的两个小朋友说:“去乘地铁吧,堵车也挺麻烦的。地铁上大家都盯着手机呢,不用太遮掩也没关系。”

在G市下楼买个麻辣烫都会被认出来的两个人欢天喜地地去换装备了。虽然喻文州是这么说,该遮的还是得遮的。何况昨天刚刚削了呼啸一个9比1,万一被本地粉丝认出来在地铁里追杀就麻烦了。

喻文州自己倒是没打算戴墨镜,他从箱子里摸出平时上网用的防辐射平光眼镜,一戴上整个人看起来跟原来就不太像了。刚开始用那阵黄少天有次晚上去宿舍找他,正好撞到他戴着这么副粗黑框,站在门口半天喻文州都开口问他了,才咬牙切齿地吐出四个字,“斯文败类。”

喻文州笑得直不起腰,自然也就不可能知道黄少天在心里补充的“还挺帅”三个字。从此往后每次黄少天看见他戴这个都要旧事重提,直到喻文州终于忍不住想告他诽谤,“我到底哪儿给你斯文败类这印象的。”

黄少天转转眼珠,“就是老觉得我好像被你调戏来着。”

喻文州又露出一贯高深莫测的笑,黄少天立刻戳着他说,“你看你看,就是这副样子,好像哪里被占便宜了。”

他知道黄少天最怕痒,就顺势伸手去挠他腰,“这才叫占便宜。”

这下轮到黄少天笑得直不起腰了,大声叫队长饶命。

“也不知道是谁要饶谁的命。”喻文州收回手,突然坐正了看着他说。

看着喻文州又带上那副黑框眼镜,黄少天一下子就想起了这段。当时他没懂这句话的用意,现在却好像有几分了然。

他站在门口看喻文州洗了半天的手,又把两个人的洗漱用具剃须刀什么的齐齐收好,转过身来却避开了他的眼光,简单地说了一句“走了”。

黄少天咬咬牙,只好先跟上。

 

9>

地铁虽然可以准时到,也还是一样挤。他们乘着自动扶梯到站台的时候正赶上一班车响着铃要关门。卢瀚文想也没想就往里冲,黄少天走在最后,被夹在人群和玻璃门之间动弹不得,又怕小卢这么高调冲车门被人认出来,努力把脸往帽衫里藏。小心地抬头瞄了一眼车门外面的投影,发现一车的人都如喻文州所说对着大大小小的液晶屏,没有人注意到这边鬼鬼祟祟的行迹。

不,不是没有人在看他。剑圣是多么善于捕捉细节的人,当然不会漏过抬起头的一瞬间玻璃门里喻文州投向他的目光。等他对视回去,喻文州已经转头去提醒小卢别下错站了。

黄少天感到喻文州就贴在他背后,人挤人的车厢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俩的身高不差多少,喻文州说话呼出的热气就在他耳边,于是他把帽衫捂得更紧了。

 

10>

他们来得正是时候,银杏刚开始落叶不久,地上都是金色的。小卢和李远早就兴奋地跑远了,黄少天跟喻文州并肩走着,两个人好像都彼此藏着什么,一时找不到话说,也不敢靠近。黄少天有点受不了这种气氛,虽然他跟喻文州在一块儿的时候也不是每每都像他平时那样有说不完的话,反而除了必要的以外很少废话,因为黄少天觉得没啥必要,把这种原因称之为队长威压。可是现在不大一样,他似乎可以感到些什么,但又怕被喻文州发现,拼命地掩饰。

这不是他擅长的领域,黄少天只好选择先拉开物理距离。他往路的另一边走去,假装要给最大最茂盛的那棵银杏拍照,在树下站好掏出手机,仔细找了半天角度啪啪啪拍了好几张,把手机收好又开始发呆。

喻文州没有跟过来,他还站着原地。黄少天不知道他现在是怎样的表情,脑子里都是闪回的片段,有两个人的对话,也有和队友的抬杠,和对手的嘴炮。他猜测着自己在烦躁些什么,喻文州平时对他几乎是无微不至,他们从十四岁一直并肩到快要二十四岁,所有人都说剑与诅咒彼此成就了对方,他以为他们可以一直这样走下去的,喻文州这躲躲闪闪的态度是怎么回事。

等等……?

他习惯性地回头去看他,他总是习惯在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去看他。喻文州还是站在大路中间没有动,但他一眼就看到了他的眼神。喻文州显然没有预料到黄少天会突然看过来,还没来得及把眼睛里的一些内容收回去。

触到他目光的时候他就明白了。

原来是这样。黄少天低下头。

原来想要一直一起走下去,是这么回事。

卢瀚文在远处叫他俩,“队长黄少你们快——”还没说完就被李远捂住嘴,看看四下无人才放开。

他迈开步子向喻文州走去,“走吧。”

他知道喻文州会答应他,然后他们一起继续往前。

他要的答应还不止这些。


评论(10)
热度(964)

© 萄葡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