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e best wishes for U♥

[喻黄]繁冬

*前文→白秋 后续→冷夏 朗春 番外by @球果 着色

*感谢小伙伴 @夏寸前 跟我各种零散讨论撸清了时间线,还有萌萌的藏不住和LINE梗>w<

*整个故事还没完







1>

平安夜。

门口的商区早早就开始炒热气氛,队里几个有女朋友的都开始准备礼物预订餐厅,还打着光棍的人也兴致勃勃地组织聚会,也算是一年到头都充满死宅气息的战队里不多的现充时刻之一。喻文州对这类节日的兴趣并不大,作为一个适龄大好男青年也不是没收到过邀约,起码队内的活动不敢不叫上他,但每年他总是拿各种理由推掉,甚至引发了队长是不是背地里有个神秘女友的猜测。

喻文州总是笑笑:“也可以说有吧。”

事实上有好事者真的观察了平安夜的喻文州一整天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他像往常一样起床训练吃饭整理资料睡觉,因为他一个人默默思考的时候本来就多,没有人发现这一天喻文州沉默的时刻会比平时长一些。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天是用来想黄少天的。

从第二赛季黄少天被女朋友甩了趴在他床上嘀嘀咕咕到天亮的那个平安夜开始,到今年是第七年。

他喜欢黄少天七年了。

那天晚上他左一句安慰右一句顺毛陪了黄少天一整晚,他早就看出来黄少天跟那个妹子冷战吵架挺久了,当初追她时候的喜欢和耐心已经耗尽,就是觉得不是自己出手了结,太伤自尊罢了。

他们讨论了一宿感情问题,天亮的时候黄少天总结陈词:“下一次一定要找个对方先喜欢我的,不然太累了。”

但是很快他们就被战队看中,一进职业圈就是六年,黄少天全身心扑在比赛上,蓝雨一线队性别女从缺,下一次遥遥无期。

时间线拉得太长,从一开始年龄相仿的训练营学员凑在一起的A片鉴赏会上别人对着电脑屏幕硬他对着黄少天硬,再怎么成熟冷静如喻文州也是为此不知所措了好一段时候,到后来他们成为最亲密的搭档,年少时曾经汹涌过的暗潮早已平静,热情被掩盖在冰川之下不再灼烧难耐,他的期待也就变成还在职业圈的时候依然是最好的搭档,离开职业圈以后还存着朋友情谊,这就够了。

黄少天跟他关系很好,黄少天跟每个人关系都很好。即便如此,喻文州还是为自己能在他的朋友圈里偶尔的第一顺位感到高兴。只在朋友圈,也只能在朋友圈了。他对交过女朋友,会对着女选手吹口哨,眉飞色舞地跟人炫耀女粉丝礼物的黄少天从来没有抱过别的什么不切实际的期望。

只不过还是会忍不住想要触碰他,想让他看着自己,在他把注意力投向别人的时候感到隐约的不快。

 

2>

喻文州很清楚在N市的那天早上是个不大不小的状况。黄少天的睡脸总是能击中他的软肋,每次住一间房他都会晚睡一会儿,还主动抢占右侧的床,让黄少天对着自己的方向入睡,都是一点小到不能再小的私心。

在和黄少天并肩走在清凉山上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黄少天真的觉察到了并且当面问他,也只会如实坦白。他相信两个人的职业精神都不会让这件事对战队本身产生影响。他甚至准备主动顺势摊牌,反正最后就算认真告白也不会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不如早日卸下包袱。

他正要开口,黄少天却走开了。他想着最大的一棵银杏树小跑过去,似乎很认真地看着什么,还掏出手机拍照。深秋带点寒意的阳光漏下来,把黄少天本来就偏褐色的头发染成深金色。他站在树下,微微仰着头,拍完照收好手机,继续盯着金色的树冠看得入神。

喻文州屏住了呼吸。他不敢像黄少天一样拿手机来拍,只能出神地看着眼前的画面。

金色的黄少天站在金色的银杏树下,整个人几乎要发出光来。喻文州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什么攒住了,透不过气来。在一起的很多年后,他还能清晰地想起这个场景。

一直都是这样。他自嘲着,黄少天看着什么出神,他看着黄少天出神。

但是黄少天突然转头向他看过来。喻文州对此全无防备,深水一样的眼神被黄少天看了个十足十。

喻文州在心里叹气,只怕这下真是要瞒不住了。

黄少天却像没事人一样走过来,跟他说了一句“走吧”就快步往前去追小卢。

喻文州庆幸起自己三分钟前的决定没有付诸实践,并不只是因为黄少天的反应,他又一次感觉到了自己最真实的渴望。

果然还是想要这个人啊。他低下头。即使是现在,还是不能放下微弱的一丝念想。

 

3>

后来的发展却大大出乎喻文州的意料。

黄少天不但没有因为觉察出什么而躲着他,反而更加频繁地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了。

这算是试探?不,他觉得通透如黄少天,不会干出这么没意义穷折腾的事。

战术会议上明显多起来的发言。不是无意义的碎碎念,每一条意见都直戳重点。喻文州看着他认真起来闪闪发亮的样子,心里一片柔软。

以往商业活动和宣传方面都是喻文州一个人在应付,他偶尔也会叫上黄少天一块儿去。十二月初和广告商的例行会面,黄少天主动站起来陪着他一起。

除了睡觉时间几乎每天要一起呆十六七个小时。晚上各自回宿舍房间,黄少天还不放过他。

手机震了,喻文州划开屏幕,“队长我的洗面奶用完了天太冷不想出去买借你的用用呗?”

他敲上几个字,“行啊,我给你拿过去。”

起身往浴室走过去,还没推开门就听到手机又震了一下,同时门口响起敲门声。

他大概猜到短信的内容,拿了洗面奶就去开门。黄少天果然站在门口,拿发卡把稍微长长的刘海别上去,露出饱满的额头。

喻文州不是没见过他这个样子,一起住了那么多次这些生活小习惯多少有点了解。但是这么面对面直挺挺站着的时候却没有,他心里一动,抬手就去摸了摸发卡别住的一小撮头发。

他以为黄少天会愣一愣,或者直接把他手拨开。没想到对面的人动也不动,就这么任他顺毛,自然地开口说:“你也觉得这有点长了对吧?这几周连着对霸图轮回,头都大了,也没空去剪。等这段过去了轮到义斩贺武临海的时候再去……哎我不是要轻敌的意思啊队长……”

黄少天的态度太坦然,让他反而为了自己的小心思羞愧起来。他垂下手把东西递过去,想了想还是开口说:“我陪你去呗,就打完轮回那周怎么样?”

“行啊,”黄少天一口答应,晃晃手里的东西,“用完就还给你。”

G市的冬天暂时还不需要打空调,而且还有一个黄少天呢。喻文州想,他几乎要产生某种错觉了。

 

4>

黄少天最多的是话,其次就是手速。

喻文州看他最近老是有事没事就低头打字,打完就迅速地关上手机放好,也不知道到底在搞什么。

有一天不怎么常联系的苏沐橙突然在QQ上单敲他,屏幕上赫然是一行字:“话唠他该不是谈恋爱了吧?”

喻文州被她问得一愣,“怎么了?”

苏沐橙手速也快,“他前两天单敲秀秀,问她有没有什么类似只给一个人看的微博的app。”

喻文州大致理解了一下意思,接着问:“那楚云秀怎么跟他说的?”

“把他骂了一顿,说怎么那么怂。”

“……”

喻文州凭直觉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苏沐橙那边又发信息过来:“所以你是完全不知情?”

“怎么,你觉得少天谈恋爱我一定会知道?”

“八个卦嘛,”苏沐橙也不正面回应,“你居然不知道,太没劲了,晚安。”

喻文州知道这个姑娘不是好打发的,如果找当事人楚云秀详细问又显得有点太鸡婆,只好也关电脑睡觉。

黄少天几乎分分秒秒都粘着他,哪儿有空谈什么恋爱,连看见妹子的机会都没有。

他也不敢考虑更多脑海中浮现的可能性,躺在床上研究起了周末对霸图的布阵。这是他目前需要面对的,比黄少天是不是谈恋爱了重要得多的问题。是真的又怎么样呢?他已经藏了七年了,不在乎藏一辈子。

 

5>

客场打赢轮回,全队都好生兴奋了一阵。一群人跑到H江边狂欢,也不怕围观群众认出来。

群众是没认出来,就是喻文州那天穿得单薄,十二月的江风一吹,周日晚上刚回G市就开始发高烧。

大家也都知道他是这一阵魔鬼赛程太累。下一轮是对义斩,多少轻松一些。队长养病期间也是该训练的训练,该研究对手的研究对手,丝毫没拉下。

就是今年的平安夜,喻文州总算是不用费心找借口也能缺席了。

他在一阵阳光的刺激下睁开眼,看了看床头的电子钟,时间已经指向了24号的正午。烧了整整一天半,摸摸额头似乎是没有昨天那么烫了,全身还是不怎么使得上劲。前段时间是有点辛苦没错,苏沐橙闪烁的言语对他造成的精神压力在其中占了多少成分,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门锁一阵响动,黄少天轻手轻脚地进来,看他睁着眼睛才敢出声说话:“你醒啦。”

喻文州看着他一怔,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以防万一他俩都彼此有对方房间的钥匙。

黄少天看出来他还有点昏昏沉沉,就接着轻声说:“烧退了吗?我去找体温计来量量。你饿不饿,想吃什么?下午的训练我已经安排掉了三对三的团战模拟,早上单人训练的情况挺不错的,对义斩应该不成问题,你放心好了。昨天吃的药还要不要继续吃?白加黑你这边如果没了的话我那儿还有,哦还是先量一量吧,这么摸着也不准……”

说话间他已经伸手试过喻文州的额头,觉得还是有点烫。看他不说话,又抓抓头,“我说太多了是吧……没事儿不急你先量这个。”说完甩了甩放在床头药箱里的体温计递给喻文州,让他在腋下夹好。

“训练你安排下去吧,没关系。”喻文州理了理他刚刚一大串话的顺序,“对义斩直接硬实力碾压就行,不用考虑太多。”

“我知道了。”黄少天点头,“我在食堂吃过了,你要吃点什么?今天食堂做烧鹅,你吃这么油腻的不好吧,我帮你去那家店买粥好了。”说的是离战队大楼不远的一家小店,店面小名气却大,算是蓝雨聚餐据点之一。

喻文州看一眼时间,十一点四十八分。刚下训练一刻钟就来了,一定没有好好吃饭。他看着黄少天摇摇头,“不用了吧,外面挺冷的,还得过两个街区,想吃叫外卖就行了。”

“现在是饭点叫外卖得等到什么时候,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生意有多好。”黄少天反驳,“我骑车去就行,来回不超过二十分钟。你昨晚上都睡过去了没吃东西,现在一定饿了,身体不好又不能吃鱼虾这些荤腥的,我去买份皮蛋瘦肉粥吧。哎,体温计拿出来看看。”

喻文州抽出体温计递过去,黄少天对着光看了看,三十七度八,还有点低烧。

他把体温计放回药箱,“那就这样啊,你困就再睡一会儿,反正有微波炉冷了我再给你热就行。”说完就熟练地从柜子里找出乐扣饭盒往门外走。

“少天,”喻文州叫住他,“外面冷,戴好手套,骑车小心点儿。”

黄少天回头冲他笑笑,转身带上了门。

喻文州从半躺着的姿势滑回被窝里。上一次生病发烧是什么时候?他记不清了,但可以确定的是,上一次黄少天绝没有这些耐心细致来照顾他。

他一边迷迷糊糊地想着,又渐渐睡着了。

 

6>

这一睡又是一下午。冬天天黑得早一些,再醒来的时候夕阳已经洒满了被单。

黄少天当然不在,喻文州瞄了一眼时间,接近五点,也该是训练结束的时候了。

烧好像已经退了,他拿手背擦了擦自己一头的汗,打开手机锁屏上QQ。有几条别的选手发来的慰问信息,他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猜不出是谁捅出去的,就打开职业选手群看讨论。

“黄少今天还真不说话了啊。”

“不是说了照顾喻队去了么。”

“他行不行,别把喻队没事照顾成有事了。”

“看不出来啊黄少还有这份心。”

“那有什么用,还不是没妹子。”

“那可是蓝雨啊,要求别太高。”

“行了吧袁柏青你自己今天不也得跟我们去唱K。”

“说起来蓝雨也不全是光棍啊。”

“喻队也没妹子吧。这我倒是觉得奇怪。”

“谁知道呢,说不定人家背地里换了好几个了咱都蒙在鼓里。”

喻文州看得暗暗好笑,打上去一句:“确实没有,别瞎猜^_^”想了想又补充道,“少天挺好的,烧已经退了,不用担心。”

苏沐橙突然跳出来,“就是啊,你们相信黄少天,人家该行的时候还是行的。”

怎么看都是话里有话,喻文州还没来得及考虑是不是要追问下去,黄少天就推门进来了,他把手机塞回枕头下面。

黄少天脸颊有点红,他看喻文州这么盯着他,拿手摸了摸脸说:“训练室空调打太高了,捂得一身汗。”

气有点喘,明显是跑着过来的。喻文州也不拆穿他,看着他凑过来摸他额头。

“烧退了吧。”黄少天摸着自己的额头对比了一下,觉得差不多,还是拿体温计来递给他,“你先量着,我去把粥热了。”

喻文州想说点什么却喉咙发干,黄少天拿着饭盒就出去了,走到门口饮水机的时候又放下手里的东西,倒了杯热水放到他床头。

谢谢你,辛苦了,还没吃饭吧你先去吃好了我不饿。

他觉得自己应该这么说,但心里似乎还想要求更多一点。

黄少天很快就回来了,拖了椅子坐在他床边,打开饭盒。喻文州从被窝里坐起来,黄少天看他只穿了薄睡衣,又站起来扯过椅背上挂着的大衣递给他披好,捧起饭盒拿调羹搅着吹气。

喻文州见他没有要把饭盒给他的意思,随口问了一句:“要不你喂我?”

刚说完就后悔了,到底是刚发过烧,脑子还没清醒。

黄少天只愣了一秒,耳根红了红,脸上表情却没变,“行啊,不过得去食堂拿个碗凉一凉,这太烫了,我没怎么用过微波炉掌握不好时间。”说着站起来又要出去。

喻文州反应过来,“还是别了。你去拿柜子里那个床上折叠桌,我自己来吧。”

他以为黄少天多少会咕哝几句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的,结果黄少天完全没有抱怨,转身就去拿,折好四个桌角放在床上,又把饭盒端给他。

他小口喝着粥,黄少天就这么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他。喻文州在喜欢他的日子里想象过很多类似的场景,他曾经以为要是黄少天真的对他这么好,一定会激动得心都能从胸口跳出来。现在一切都真切地发生着,心里却奇迹般地平静,好像之前的七年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从他喜欢他的第一天开始,他们就一直那么自然地亲密无间。

他停下手里的调羹,微笑着看向黄少天说:“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么细心。”

黄少天咬了咬嘴唇,“以前我生病的时候,你就是这么照顾我的啊。”

……糟糕。喻文州在心里想。他垂下头,忍不住唇边的笑容和心里溢出的想法。

是这样吧。一定是这样吧。

黄少天看他不动了,急忙问道:“你没事吧?是不是头还有点晕?还是胃不舒服?”

他也没立刻回答,停顿了一下笑着说“谢谢”。

黄少天紧绷的表情放松下来,没有说什么,只是展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夕阳落在他瞳孔里一片金黄。喻文州看出来他是发自内心地开心,至于为了什么,他也能猜到十之八九。

于是他又开口说:“少天你还没吃饭吧?我没事了,你先去吧,别把自己累着。”

黄少天点点头,起身离开了。

他从枕头下摸出手机,职业选手群的话题已经从女朋友转到告白失败的经历。李迅八卦别人的时候太多,正被众人集火争相爆料。喻文州笑笑,没有参与讨论,点开了一个橙子头像。

“你告诉少天的app是什么?”

 

7>

黄少天回到房间,也没什么心情吃饭,想来想去从食品储藏柜里摸出桶装红烧牛肉面,打开饮水机烧水。

可算是最近几年过得最形单影只的一个平安夜了。往年他不是被队友约出去大吃大喝就是自己主动要求加入狂欢队伍,今年替喻文州跑里跑外,竟然也不觉得有什么没劲。

水开得很慢,他倒好水,把勺子插在碗盖上固定好,趴在桌子上盯着上面康师傅的胖脸发呆。呆了一会儿又拿出手机,熟练地点开一个图标开始打字。

“队长你烧应该退了吧?脸色看起来还不是很好。”

“郑轩他们叫我一块儿去吃自助餐过节。这群没良心的,什么圣诞节,不就是想吃。”

“我也不是不想吃大餐啊,看你没好还是有点不放心。”

“……好像跟你好不好也没什么关系,就是想跟你呆一块儿。”

三分钟到了,他拔下叉子,垃圾食品香气四溢。犹豫了一下,继续敲键盘。

“想跟喜欢的人呆一块儿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但是才一个月,还不能告诉你,总觉得一定会被嘲笑。”

“还是再等等吧,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停下手,退回聊天界面,顺着聊天记录往上滑。

LINE的这个记事本功能是苏沐橙告诉他的。其实他不敢问苏沐橙,怕她问这问那,黄少天觉得自己搞不定,找的是楚云秀。

他倒是没想到楚云秀和苏沐橙的关系这一层。被楚云秀骂了一顿黄少天你他妈有喜欢的妹子还这么缩手缩脚是不是男人简直给我们狮子座丢人,只好悻悻地下线。结果没过几天苏沐橙嘻嘻嘻地找上门来了,却也不问他什么事,就告诉他LINE有这个类似交换日记的功能。

他俩之前都注册过LINE,一开始是觉得表情好玩,后来因为玩的人少,社交关系都不在这上面就卸载了,用回了随大流的微信。

黄少天重新下载了LINE,之前的好友列表还在。他点开喻文州的名字,找到聊天界面左上角的记事本,开始一条一条地说话。

已经快一个月了,要翻到最开始那一条还费点时间。黄少天记得,他写的第一条是“我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现在也还不能确定什么时候能给你看这些,但我还是想记下来。”

还不是时候,联盟最擅长把握机会的选手这样想着。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让这个时机更早到来。

他忘了自己的专长是把握机会,那个人却长于制造机会。

碗里的面已经吃完了,黄少天有点百无聊赖地继续翻着记录,打算等喻文州那边差不多也吃完了再过去看一看。

他突然猛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差点把手边的碗碰翻。

所有的记事本信息全都打上了“已读”。

刚开始一块研究这个程序的时候他们还开玩笑说过这功能太毒了,要是不高兴回消息对方不是都能知道啊,真得罪人。

聊天记录和记事本都是一对一的,没有第二个人能看见。

……不是被盗号了吧?黄少天还是心理挣扎了一下。

马上一条新信息跳出来表示他的猜想是错误的,对方给最后一条写了评论。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_^”

黄少天楞在原地,但这还不是结束。

聊天记录继续自动往上滚,那边开始给他的每一条记事点赞。

LINE的赞是个红心,点赞也会以信息形式在聊天记录里显示出来。

他看着红心连续不断地在屏幕上跳出来,一个,两个,三个……觉得自己简直不能呼吸了。

黄少天关了屏幕,打开门往隔壁房间跑去。

锁屏以后的LINE信息提示带振动,黄少天把手机抓在手里,一下一下震得像自己的心跳。

 

8>

黄少天推开房门的时候,喻文州还没把视线从手机屏幕上抬起来。

他已经猜到了黄少天不可能沉得住气,马上就会跑过来,只是没想到他回了自己房间。他原来合计的是,等黄少天从食堂跑过来,五分钟时间差不多能把四百多条全点完。

动作这么快,这不是欺负他手速么……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黄少天站在边上,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喻文州抬起头看他挺直了背的样子,眼里的笑意更浓了。

黄少天被他看得背上像长了刺,只好说话缓解气氛,“你这是……”

还是找不出措辞。

“嗯?”喻文州抬抬眉毛,示意他继续说。

黄少天努力镇定了一会,他明白喻文州这是让他顺着台阶下。“你都看到啦。其实也没那么夸张你知道书面文字的杀伤力总是比口语大有时候我自己也觉得挺肉麻的别在意啊说起来你怎么突然想起来用这个了……”

喻文州等着他说到最后,笑着开口说:“少天你过来。”

他缩了一下脖子,知道有些什么要发生了。

既然他觉得时候到了,那自己也就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黄少天在床沿坐下,看着喻文州伸出手半圈住他的脖颈,上半身慢慢靠过来。他本能地闭上眼,喻文州却只亲了一下他的鼻尖就跟没事人一样坐回去了。

他冲继续笑得一脸自然的喻文州翻了个白眼,“队长你这不行啊,怎么能这样呢。”

喻文州也不急,顺着他往下说,“哪儿错了?”

“我早就说过你这混蛋老是调戏我,一点也不假。”黄少天扬扬下巴,“哦不过你是没谈过恋爱,打开方式不对也情有可原,没人告诉过你告白得是这样吗?”

他把嘴唇凑上去,立刻被扣住了后脑勺。他们鼻尖蹭着鼻尖,一起完成了一个绵长的亲吻。黄少天在分开的间隙艰难地换气,立刻又被喻文州铺天盖地的气息封住。

“你他妈明明什么都会……”黄少天涨红了脸,咬牙切齿地说。

喻文州笑着否认:“哪能呢,都等你告诉我呢。”

他还不知道喻文州翻着四百多条记录时几乎要喷薄而出的心跳,也不知道喻文州七年来都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期待着这一天——

那又有什么关系,七年前他在那个寒冷的冬夜许下的愿望,现在已经实现了。


评论(31)
热度(870)

© 萄葡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