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e best wishes for U♥

[江周]春申

*五个小时4500字,被自己の手速感动惹…… 

*题目的出典:上海春秋时属吴国东境,战国时属楚国,曾经是楚国春申君黄歇的封邑,贯穿现代上海的黄浦江也称春申江

*……不好意思到最后也没谈上恋爱。

 

六赛季贺武主场的第七轮比赛上,江波涛第一次面对面见到了轮回战队的周泽楷。

彼时周泽楷已小有名气,拿下第五赛季最佳新人,已经有人开始叫响枪王的名号。荒火碎霜和灰色长风衣一起,跟那张职业圈少见的俊脸一样让大江南北的男女粉丝们着迷。

江波涛选择了离家里近的贺武战队出道,队伍比较中庸,又是新人,还不是什么起眼的角色。他当然知道周泽楷,平时看看新闻报纸,也知道这位新晋的荣耀圈红人在人前是多么不善言辞。

当时轮回的实力为人诟病,不少人指责团队性不够。但依靠周泽楷在擂台赛上的强力发挥,在中下游战队面前基本上也是绰绰有余。贺武输了3-7,站在队伍前列的队长伸出手去,“周队真是少年英雄,前途不可限量。”

对面的周泽楷明显僵了一下,也礼貌性地回握,有些窘迫地把头低下一点,“谢谢。”

江波涛觉得有趣,在场上那么张扬又霸气的表现,走出比赛台却是有些犹疑甚至害羞的样子。他排在队伍的后面,轮到和周泽楷握手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

“打得挺好的,为什么不堂堂正正挺起胸来呢,低着头只会让那些想嘲笑你的人趁虚而入。”

他倒没有要教训人的意思,只是想到有些报导指责周泽楷采访不配合是装逼耍大牌,觉得这个年轻人好像缺一个在这方面能指点他的人。队友之间相处得是不错,但是那些试图依靠他的队友似乎并不擅长疏通这类关系。

周泽楷抿了一下嘴唇,看着他用力点点头,稍微笑了一下表示感谢。

 

江波涛很小的时候跟父母一起去过一次上海。坐了六七个小时的火车,刚一下车就被周围快一倍的步速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母亲拉着他的手,站在一边看父亲不大熟练地操作着地铁自动售票机。硬币哐哐地响着从机器里掉出来,小江波涛看得一脸好奇。

他们在南京东路下车,一直走到外滩。旁边是杂乱的各地方言,他分不清哪种是上海话。父亲把他抱起来,指着黄浦江对面的建筑群说,“涛涛你看,那个有一个个球的是东方明珠,是不是跟咱们在北京看的电视塔差不多?那个最高的是环球金融中心,那个竹笋一样的是金茂大厦……”

他随着父亲的手指看过去,记不清楚那么多复杂的名字,只好跟着点头。

江上起风了。父亲笑起来,“平时风不大也就没有浪,现在江水这么急,可不就是江波涛么。”

家乡是北方小城的江波涛没有见过那么大的江,他第一次知道自己名字所指的原来是这样的景象。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他一直记得父亲的这句话,就给自己的账号卡起名叫无浪。

 

冬歇期的时候,战队通知他轮回给他报价了,问他有没有意向。

半个赛季过去,明眼人都看出来这个新人魔剑士选手资质不错,呆在贺武有些屈才。本来小战队培养一个选手不容易,冬歇期的交易也不频繁,直接拒了报价再留他半年也无可厚非。虽然经理对这个省心的新人很是满意,倒是很有人情味地问他愿不愿意去。

轮回吗……说到轮回所有人都会条件反射地想到那个在场上极具攻击性的神枪手,再接下去他的操作者唯一一次照面时有些局促的微笑在他脑海里浮现出来。

他想起了童年时看过的黄浦江上的风浪,思考了一下对经理点点头,“好的,我去,”又微微躬了躬身子,“谢谢经理一直以来的照顾。”

 

这是五岁以后江波涛第一次去上海。轮回虽然还算不上豪门,总归是大战队气派,派人专门到机场去接他。

司机帮他把行李搬上车,他道了谢,跟派来的工作人员聊了起来。

“小江一路辛苦了。晚上在P饭店有个欢迎会,等下你把东西放好,我们和队长一起去找你。”工作人员说话客客气气的,和他在原先战队接触的那些直来直去的北方汉子不大一样。

“没什么没什么,”他连忙摆手,捕捉到了对方话里的零星信息,“队长休赛期还在战队?”

高架上堵车堵得厉害,司机接起了电话。江波涛听不懂在说什么,心想这大概就是上海话了,但又觉得跟心里想的不大一样,好像不应该是这样连珠炮似的一串,说得对面一愣一愣的。

工作人员摇头,“那倒没有,队长是本地人,这两天都在家。战队把你买来,主要是觉得队长有时候太不爱说话,也不是说平时有什么妨碍,就是比赛的时候其他人都跟不上他的战术意图,比较糟糕。我们观察了一下比赛时公共频道的信息,觉得你是一个适合的人选,既擅长和人交流,在战术构想上也比较优秀,想让你发挥一个传声筒的功能。这么说可能你觉得不太舒服,但我认为还是一开始就说白了比较好。等一下的欢迎会队长是从家里过来的,你们好好聊聊。”

 “我知道了。”江波涛没有多说什么。在那个压倒性强势的神枪手面前,一切争夺都是无用的。既然是队友,就更没有理由去质疑和不平。

如果这样可以让队伍变得更强,那我就来做那个传声筒吧。

 

还没完全收拾好,宿舍的门就响了。江波涛打开门,眼前是熟悉的帅气的脸。

有时候也真是觉得浪费了。跟任何广告模特比都不逊色的轮廓,却从事着与这张脸完全无关的工作,甚至连一枪穿云都是沿用了前辈设定的系统默认脸,丝毫没有意识到如果换一副面孔会更吸引目光。

这个年轻人,虽然并没有刻意地抹杀这样的优势给他带来的人气,却总是用他在赛场上的表现告诉所有人,我的强大和这些无关。

江波涛知道让对方先开口是一件困难的事,他先友好地笑了笑,“你好,今天起要叫你队长了。”

周泽楷点点头,开口一如既往地简短,“嗯,你好。”

上一次对面的时候周泽楷没有说话,这是江波涛第一次听清他没有经过介质放大的声音。

打了这么多年荣耀,多少知道一些著名选手的说话感觉。说话最多的蓝雨的黄少天,带点小时候看的TVB电视剧里有些硬硬的咬字,说得再快也感觉是一个个蹦出来的。荣耀教科书叶秋大神,每句话都是含笑的锋利,刀刀见血。微草的王杰希队长说话不多,开口就是顺溜的京腔,却有种挥之不去的冷僻。

而眼前的周泽楷,虽然说得更少,却和他本人一样,是典型南方人清清淡淡的温和。

江波涛心想这也许才是上海人的感觉。

这时经理走过来跟他寒暄了几句,就招呼大家一起坐战队大巴走。

江波涛正打算关门,周泽楷回头看了他一眼,突然说,“等一下。”

说着拉拉自己的灰色毛衣领,又指着江波涛,“不够。”

江波涛想起来之前在网上查的上海生活攻略,这才意识到自己一下飞机就坐车没有出过户外,还是出发前有暖气穿T恤出门套羽绒服就好的北方人习惯,在没有暖气又湿冷的长江以南显然是不行的。

他对周泽楷笑笑,“谢谢队长。”

周泽楷也没不好意思,迎着他的目光也笑了一下。

 

后来果然如经理所期待,江波涛顺利地担起了粘合剂的责任,在团队赛里把队伍指挥得井井有条,轮回的成绩也显眼起来,渐渐从一支普通的季后赛队伍跃为上游几支队伍之一。

队员们纷纷好奇他是如何能跟那个一声不响的队长沟通的,江波涛总是说:“你们啊,别看队长一声不响就以为他好像是真没有想法,有时候队长想说什么不是挺明显的,哪有那么费心。”

众人齐齐摇头,表示不明觉厉。

江波涛的确是这么觉得的。虽然能读懂周泽楷赛场上的想法一部分归功于他自己出色的战术素养,但是在场外,周泽楷即使再单纯的一个人,也不是靠什么战术素养就能解决的。

想懂的话,努力去听就好了,总能听懂的。他是这么想的。

周泽楷笑一下有时候表示谢谢,有时候表示没关系,皱了皱眉表示不大对头,抓抓脑袋表示这里自己真的不行了,都是他一点点从平时的生活习惯里看出来的。

渐渐地他也习惯了自己粘合剂的身份,而周泽楷面对外界有些针对江波涛越俎代庖的指责,记者们拐弯抹角地用“你觉得团队赛时自己的核心地位是不是有所动摇”想从他这里套出只言片语,也只是用力摇摇头,一如既往地吐出简短的话语,“不会。”

反正江波涛接下去就会接管对话,一席“战术核心和战术指挥并不是一回事”的论调把记者驳得抬不起头来。

 

周泽楷在一个秋天的午休时间少有地叫住了准备从食堂回宿舍的江波涛。

“小周有什么事?”几年相处下来,江波涛本来就大出一些,“队长”的称呼已经改成了“小周”。

“明天……”周泽楷开口的时候总是有些吞吞吐吐,但这次就连江波涛也觉得他实在是紧张。

“明天怎么了?哦,明天比赛完战队放一天假,你是不是想去哪里?”江波涛熟练地回话。

“我妈说……有大闸蟹,叫你来。”周泽楷说得不顺,眼神却一直没动。

江波涛立刻懂了他说的事,大闸蟹虽然年年都吃,收到这样的邀请却是第一次,“明天啊,行啊。不过我见是见过阿姨,但是没去过你家,要不要买点东西?叔叔阿姨都喜欢吃什么?”

周泽楷一开始摇了摇头说不用,看江波涛有点困扰的样子,还是犹豫着补充了一句,“我爸……腰不太好。”

江波涛点点头,“那好,我去给叔叔买个腰椎按摩仪吧,现在他有吗?我妈腰也不好,我知道有个牌子效果不错。给阿姨买点蝴蝶酥什么的行吗?”

周泽楷看着他,默许了这样的结论。想了想又说:“十点半……地铁站等你。”

 

周泽楷出名以后为了方便,给爸妈在市中心买了套房子,在人民公园后门附近。上午十点半,江波涛一眼就在地铁口认出了戴着墨镜的周泽楷。

周末的公园人声鼎沸,没怎么在这个时间点来过的江波涛好奇地看了一眼。

周泽楷突然用力拉了拉他,小声说:“别过去。”

虽然戴着墨镜,周泽楷一米八的身高已经足够触目,不少人开始往这边瞄。

江波涛的上海话还不是很灵光,隐约能听到几个大嗓门的阿婆在说“小伙子老好看额”。

他回头看了一眼周泽楷,笑着拍拍他转身走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心里好像有点高兴。

 

周家伯伯和阿姨早就知道江波涛,也知道经理跟他们说的江波涛在战队各种帮周泽楷跟人沟通的事,对他问着又问那。周泽楷被晾在一边,反而自得其乐,看着江波涛被二老围攻着左一句右一句,伸手到茶几上拿起一个梨开始啃。

母亲立刻一眼看过来,“泽楷洗手了伐啦?还自己吃,快点给小江拿一个呀。”

周泽楷忍住笑,递了一个给江波涛。

母亲又“啧”一声,“哪能这样给客人啦,你又不是不会削,削好再给人家。”

周泽楷又乖乖地拿起水果刀开始削,江波涛看得不好意思,“阿姨我自己来吧,没事的。”

周妈妈正想开口,周泽楷抬头看他一眼,“我来。”

 

吃过周家阿姨亲手做的正宗上海家常菜,两个人又被一句“你们两个平时呆在一起都是打游戏,今天难得来一趟家里还打游戏,这边附近好逛的蛮多的泽楷你陪小江出去玩玩呀”赶出去。

下了楼,周泽楷迟疑着说:“好吃么。”

“挺好的啊,跟平时外面饭店吃到的都不一样。”江波涛说真心话。

周泽楷还是没有放心,“可是……口味……”

江波涛猜大概以前有过什么北方人来家里做客吃不惯,就继续说,“不会啊,我都在这边呆了一段时间了,而且本来我也不大爱吃口味太重的东西,我爸高血压,家里做菜放盐都少。”

周泽楷这才安心下来,微笑了一下,“那就好。”

江波涛想到刚刚餐桌上的凉拌藕片和松仁玉米,清清爽爽的味道和口感。又看看眼前微微笑着的周泽楷,突然觉得这些好像都是相似的。

两个人从人民广场开始散步,南京东路上人太多,周泽楷拉着他往僻静的九江路上走。

也不说什么,就这么肩并肩。周泽楷稍微高一点,江波涛侧头过去能看到他英挺好看的鼻梁线条。

在一个城市里作为居住者和旅行者的心境总是不大一样,来了轮回以后他没有什么再出去逛景点的闲心。五岁那次家族旅行之后,这是他第二次来到外滩。对面的建筑他有些进去过,有些没进去过,都已经烂熟于心,不再需要人一一给他说明了。

中秋小长假刚过,游客也不多。他们趴在外滩公园的栏杆上,随意地讨论着下周的对手。

起了一阵风,江上卷起了不高的浪。

“所以说还是有必要限制苏沐橙……小周?”

江波涛有点疑惑,虽然在对话中周泽楷突然沉默起来是常事,但这次明显地,周泽楷没有在听。

“……小周?”他又犹豫着叫了一声。

周泽楷转过头来摘下了一点墨镜,一手指着不复平静的江面,一边着看他的眼睛笑起来。

他一字一顿地说出三个字。

“江,波,涛。”

END



献给我四年的SISU时光,我喜欢的这座城和那些人。

……好像写得不大明显就说一声………………非魔都的同学你们知道人民公园相亲角的传说吗?(

评论(12)
热度(147)

© 萄葡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