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e best wishes for U♥

[喻黄]倒计时

*终于搞了训练营!今天糖吃得粘牙吗让苦逼暗恋中的喻文州来zhiyu你☆(并不是

*本命生日快乐呀咿呀咿呀咿——————————

 

喻文州没有想过,人生里唯一的一场暗恋来得如此措手不及。

他习惯于为自己铺好每一步路,为每一种可能性做好准备。就连在周围人看了几乎是不可思议的报名参加蓝雨训练营,也是有了必须留下的觉悟。

从小他要干些什么,就不会是随便玩玩。

但黄少天是个意外。从黄少天被魏琛拽进训练营,偷偷溜进训练室最后一排蹲在他旁边看他跟人在竞技场PK了好几把那天开始,就不是他所能预料到的因素。

平安夜那天敲开他门的黄少天也是一样。

 

“放一天假大家都出去玩了,就剩你还在这儿练着呢。”

喻文州答着话,手上也没停下,“嗯,他们说了要去通宵。”

“你怎么不去?”黄少天扑上他的床,把头埋进松软的枕头里。

“我?”喻文州一局打完,转身看着他笑笑,“你觉得我有那个闲工夫去玩么。”

月底又是一次过关淘汰测试,黄少天抬起头瞄了一眼屏幕上的数字,将将踩过200。

“……也是。”他翻了个身躺下,“那你接着练吧。哎你这个开机密码是生日对吧,我打打节奏大师。”

说着就熟门熟路地从枕头下面摸出平板,指尖在屏幕上戳了几下,游戏的电子背景音响起来,他才刚反应过来似的去床头柜上摸耳机。

喻文州关了程序,“你有什么事就说吧,都十二点多了,今天的我都练完了,不去是因为不习惯通宵。”

黄少天抓抓头,“可是我说起来要好久,你真不嫌烦?”

想到黄少天那个被无数人评价人如其名的ID,他笑出声来,“没事,你说。”

黄少天思索了一下怎么开头,劈头却是一句,“喻文州你谈过恋爱吗。”

他老实地摇头,黄少天还没等他说什么就数落了开来,“什么亏我看你一副经验丰富的样子才找你说,居然没谈过,这还让我怎么取经……”

“但是整幢宿舍除了我也没别人了。”喻文州打断他,“跟女朋友出什么事了?”

“我擦喻文州你会读心术?”黄少天瞪大了眼睛,翘起二郎腿叹了口气,“分手了。”

果然,喻文州心想。那个女生有时会来训练营找黄少天,男生之间各种流言挤兑他的也不少。黄少天一开始还说几句炫耀炫耀,后来语气渐渐变成不耐烦,最后干脆连解释也懒得解释。

有气可生说明尚且在乎,置若罔闻才是最大的酷刑。

“我他妈其实早就想说开了!这不是顾着她被男生甩了面子上过不去么!结果她反过来甩我,还说我老缠着她不放,我去这什么人啊!追了她两次还真尾巴翘到天上去……”

“行了行了,”喻文州出声制止,“这种事你们自己两个人心里最清楚。你跟原来同学也不怎么来往了,就随她去吧。”

黄少天咬咬下唇,歇了一会儿又说起以前追那个女生时候的往事。喻文州在一边随口应着,一来二去话题就从自己扩散到训练营里的同伴,十几岁的即使是男孩子总也是对周围人的感情状况有些好奇,说着说着就到了三四点。

“……有点困,”黄少天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你不是不能通宵么,先去睡好了,我说得差不多了也该回去了。”

喻文州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问他:“那你还打算找下一个么。”

话一出口连自己都惊呆了,他猛地意识到自己对问题答案的期待好像超出了意料。

还打算找吗?找个什么样的?暂时不找了?为什么?

只是这些答案都不可能包括他在内。

“唔……不知道啊,还得看接下去的发展吧。”黄少天全然没有注意到他的不对劲,“满十八岁就得打职业了,还剩一年半谈一个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从刚刚的不知所措里回过神来,黄少天偏过头看着他,皱皱眉一脸困扰的样子,“是不是所有人都觉得我烦啊。”

他维持着脸上的平静,决定实话实说,“别人我不知道,但是我不讨厌。”

为什么不讨厌。

现在的室友原来跟黄少天一个宿舍,搬过来的时候狠狠地抱怨了一堆“可算清净了,你不知道黄少他……”

他心里有点奇怪,“还好吧,我觉得他话多是挺烦的,但是没什么不能忍的啊。你们太把这个事情往心里去才会受不了。”

黄少天又看了他一会儿,缩回枕头里,“女生不一样吧,女生不会喜欢男朋友老是叽叽呱呱的,她们自己就能有说不完的话……你知道以前班里传另一个女生喜欢我,结果那妹子后来说黄少天话这么多的人聊聊天还行当男朋友就算了吧,我的面子啊……哎照这道理我是不是得找个话不多的,可是文静的女生更不会喜欢吵吵嚷嚷的吧……”

喻文州觉得有一只手在抓着自己的心脏,血液好像已经流不动了。黄少天后来又说了什么他根本听不清,只看着他的嘴还在继续一张一合。

一只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愣什么呢,问你,你没谈过恋爱,那喜欢过谁么。”

“我……”喻文州少见地语塞。

黄少天见他支支吾吾,立刻兴奋起来,“看你这反应就一定是有!快说说,什么型,你今天听我说了这么半天我改天也帮帮你。”

……我好像喜欢你。黄少天漆黑的瞳孔里有小簇的光,他冲动之下几乎就要这样脱口而出了。

“逗你玩呢,没有。”

他有信心以刚刚及格的手速在训练营留到最后,甚至有信心做一个优秀的职业选手。

只有这件事,只有黄少天,他没有信心。

 

喻文州摸着手机,刷到了一条热门微博,总结了类似百度知道网站上一个问题下面五花八门的回答。

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他本来对这些兴趣并不大,只是最近情绪使然,还是鬼使神差地点开长微博看。

里面说的大多是琐碎的女生心事,借橡皮是因为想跟他说话,拖着作业不交等他来催……

只有一条让他印象深刻。

“好像有了软肋,又好像有了铠甲。”

黄少天是几乎铁板钉钉会进职业队的人。而喻文州彼时在训练营,除了著名的手残之外,给人留下的只有惊心动魄通过测试的印象。

没有人认为他有任何可以跟黄少天并肩的资格。

但那又如何。他微微躬了躬身子,在时任队长魏琛的对面坐下来,打开了指导赛的界面。

当然不只是为了黄少天,这只是他为了前往自己设定好的目标而必须去经历的战斗之一。

之前几次他都跌跌撞撞地过线。这一次,他赢了,而且连赢三把。

没有任何人再敢看轻这个操作慢吞吞的吊车尾队员。

 

惊动训练营上下的胜利过后没几天就是喻文州的生日。

那天聊到通宵以后黄少天就主动跟魏琛提了要跟喻文州住一间,“就他不烦我。”

魏琛接二连三地收到黄少天太吵没法专心训练的投诉,早就替他的室友问题头痛不已,现在黄少天居然自己说要跟别人一间,他也就乐得造福整栋宿舍楼。

喻文州在心里吐了个槽,没说不烦啊,就是不讨厌。

何止不讨厌,他看着黄少天进进出出搬着牙刷牙杯杂志零食储物箱衣架的时候,开心的情绪自己也骗不了自己。

那天早上黄少天刷着牙的时候就跟他报备今晚有一帮兄弟有妹子介绍打算大家一起情人节前脱团,晚上就住同学家不回来了,让他帮忙瞒着宿管。

敢情就是个大型相亲活动。

喻文州拿刀片不大熟练地刮着下巴上刚长出来不久的青色胡茬,手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下巴上立刻多出一条不深的划痕,往外渗着血珠。

他吃痛地倒抽一口冷气。黄少天看他一眼,低头继续收拾牙具。

喻文州回到房间里,找起医药箱里的创可贴。

有一段时间了。黄少天好像不愿意跟他照面似的,一有空就往外跑。两个人在房间里的时候,也是一个刷网游,一个做练习,说起话来都没有什么热情。

他一开始没懂个中缘由,直到有一天黄少天路过身后去洗漱,看他还在重复那些枯燥练习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飘过一句。

“你有这手速都足够搞定魏老大了,还有什么好练的。”

他望着黄少天打着哈欠往洗手间走的背影,抓紧了键盘的边缘。

今天晚上这样的聚会其实可去可不去,他知道黄少天也并不是对脱团有什么热切的渴望。

他抬起头,叫住了正在整理出门用的双肩包的人。

“少天我们还是谈谈吧。”

 

他三败魏琛的那天黄少天不在现场,被几个职业队的前辈叫去看比赛录像了。

黄少天在训练营里已经是别格的存在。多少有人心里不服,因为他太过拔尖的实力也不敢真的在场面上说什么。

十六七岁的男孩子,又是竞争关系,已经开始有些小心思。喻文州知道他面子上嘻嘻哈哈,心里跟明镜似的。哪些人是真心交朋友,哪些人是想借他接近统治阶级,哪些人对他有这样那样的想法,黄少天跟谁都能打成一片,却也不是什么稀里糊涂过日子的人。

他虽然不知道黄少天听说的版本是怎样的,倒不是不能猜到对他心里有气的原因。魏琛对他有知遇之恩,实在不是任何人能比的。

“我还想问你呢,你明知道魏老大现在状态不好,媒体都说他不行了,你赢他三场难道不是趁人之危?你……你说他输给一个训练营选手,队里会怎么评价他?”

黄少天越说越急,声音都尖起来。

“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放水维护队长形象?”

喻文州苦笑。黄少天没有拿他吊车尾和手残说事,已经最大限度照顾到他的感受了。

他也不忍心太激烈地反驳,只能挑逻辑最薄弱的部分回击。

黄少天隔了两张床站着,一个劲地皱眉,“我不是那意思,我……你要证明你行可以跟别人PK啊,我输给你都无所谓……魏老大现在自己已经很难了,你干嘛非得……”

“有人跟我打比赛,我不想输,仅此而已。”喻文州打断他,“赛场上没有人会愿意在知道结果之前就把自己摆在输家的位置,我想你应该明白。”

“算了算了,”黄少天挥挥手,想赶走脑子周围莫须有的阴影似的。“我晚上不回来,就这样啊,别告诉宿管阿姨。”

喻文州站着没动,黄少天走到门口又回头叫他,“呆什么呢,走啊。”

 

他自己明白,心里远不如面上表现的那么平静。

换在两个月前,他大概会干脆地说一句“你既然气不过,那搬回去好了”。

可是现在他不敢。即使只剩蛛丝一般脆弱的可能性,他也想努力维持两个人的关系。

很多人评价他为人处世聪明,只有他自己知道面对黄少天时的艰难。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哪有什么余裕去聪明。

黄少天又何尝不懂他说的。只是魏琛对他是多么重要的人,他又重感情,自然替队长心急。喻文州还没有胆子大到跟魏琛去拼在黄少天心里的份量。

说得多怕他生气,不说清两个人朝夕相处又不能这么下去。

便是这样患得患失。他再有九曲十八弯的心思,也不过是个刚满十七岁的少年。

从那次三连胜开始平时找他的工作人员渐渐多了起来,也有技术部的人时不时问问他的加点习惯,武器选择。训练营内部的团战里他也从替补中的替补成了常规第六人之一,偶尔还会有首发的机会。

竞技体育就是这样,无法出头只能接受边缘化的结果。

他想成为职业选手,想站在荣耀的巅峰。

或许大部分人都有这样的希冀。但他还有一个愿望,现在也只能暂时有这个愿望。

看过很多选手与选手,选手与战队间的分分合合,他希望站在荣耀之巅的时候,身边的人是黄少天。

距离这个愿望实现还有四年零四个月的时间。

 

一天的训练结束,黄少天果然如他所说跑了出去。

桌上放着另几个关系好的学员送给他的蛋糕,大家一起分了一半,他把剩下的打包带回了宿舍。

郑轩搭他肩膀,“留给黄少的?”

“他今晚出去了,应该不回来。”喻文州淡淡地说,“我当明天早饭吧。”

郑轩小声嘀咕,“那些人爱胡说八道,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你们真的关系好,装什么。”

喻文州摇摇头没答话。

他照常在电脑桌前做着手速练习,有人在外面敲门。被人打断的感觉不是太好,他说了一声“等一下”,打算把剩下的几十秒做完再去开门。

外面安静下来。一套练习结束,精神还是不够集中,他看着屏幕上不到200的数字叹了口气。

出现在门口的人却出乎他的意料,只有这个人一直在他的意料之外。

黄少天把手里的塑料袋举起来,“我买了凤爪,一起吃吧。”

 

“没带钥匙?”喻文州在一堆问题里挑了最不需要答案的那个开始了对话。

黄少天拿脚把自己的转椅踢到他桌子旁边,“嗯,早上走得急。你坐啊站着干嘛。”

喻文州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看黄少天麻利地解开袋口的结,犹豫着还是问出了口,“不是说不回来?”

“哦,觉得没啥意思,人都不大熟。明明是他们几个自己想找妹子还拉我去活跃气氛,下次见到了一定揍他们一顿。”黄少天拿出塑料手套递给他,“吃啊,这家的琥珀凤爪可有名了。”

“你这样跑出来不好吧,跟人怎么说的?”

黄少天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说我室友过生日啊,今天能陪他们吃这顿晚饭就不错了,你生日不是今天?”

原来他是记得的。喻文州停了一会,放下手里的东西,“那边有蛋糕,我给你拿。”

“别急啊先把这个吃了,蛋糕一会再说。”黄少天咬着凤爪,说话含糊不清。

他自嘲地笑,也不是急着要献宝,好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坐在一起了,多少有些不自在。

两个人一时都沉默下来,黄少天专心致志地对付着手里的骨头,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如果能这样揭过自然也是好的,就怕黄少天打算面上继续做好朋友,心里留个结。

喻文州吐掉最后一点骨头渣子,收拾着桌上的垃圾,看着擦完嘴还坐着不动的黄少天,“有事?”

黄少天手指挠着脸颊,“我就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办。我说早上的事。”

喻文州没想到他那么快切入了正题,也没懂他说的话。

“魏老大状态不好我看着是难受,但是我也不想你一直被人看不起……那三把我都找人要了录像,确实没话说。可要是别人赢了他,或者你赢了别人我也就不会这么纠结……就说你干嘛非这个时候表现,换了谁不行……”

音量慢慢地低下去,喻文州对着这样一席话也没了言语。

“我以为你就是气我赢了队长……”他艰涩地开口。

黄少天居然是在为难,这是他根本不敢想的答案。

“……说不清楚,好像气是有点气,”黄少天把下巴抵在椅背上,“你能打那些人的脸我也挺开心的,这两天团战总算能跟你打上配合了,以前都没什么机会……我第一次看你跟人PK就觉得你不错,就怕你手速实在慢哪一次被刷下去也太可惜了……”

喻文州用力咬着下唇,胸腔里弥漫开难以名状的情绪。

“我想跟你一起进职业队,想跟你一起拿冠军,”黄少天毫不掩饰地看着他的眼睛说,“我一直觉得你可以的。”

 

“所以你都愿意PK输给我让我在训练营里出名?”

“咳咳……那不是气话随便说说么……”黄少天坐在转椅上一路滑回自己的桌子前面。

喻文州突然认真起来,“就算你真的提出来我也不会接受的。你很可能是蓝雨今后最重要的人,不能输给我。”

“……等等你什么时候这么崇拜我了我怎么不知道?!”短暂的惊讶后黄少天很快捕捉到问题关键。

喻文州洗着手,声音远远地传过来,“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黄少天不甘心地冲进洗手间,抓着喻文州的肩摇晃,“说!都跟哥藏着什么!就算是寿星也不放过你!”

“比如……真的PK起来,我也不一定输你。”喻文州把他的爪子从肩膀上拨开,“要不现在来一把?”

“妈的,这就开房间等你!”黄少天咬牙切齿地蹦回了电脑面前。

比如我喜欢你这件事,大概你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喻文州也有不知道的事,距离他在一个冬日的黄昏第一次亲吻黄少天,还有六年零十个月。




说实话写这个梗让我非常惶恐,因为这段虽然是原著的故事,但在这个其实可能有很多内容,并且对魏喻黄都有重大意义的情节里两个人在其中做了什么,有些什么想法,完全是空白。更因为我一写起文州in训练营,就心如刀绞,泪如尿崩,根本无力思考是否OOC……

原作向的喻黄我应该就写到这里了除非是肉,自我满足用的时间线设定也基本完满,没有什么想再挖的地方。

给文州庆完生就可以搞起G市O的list惹!摩拳擦掌!虾饺肠粉和西关黄氏铜器等我!

我以为这么多年不会再遇到愿意给他们写几万字的本命了,结果还是遇到了喻黄。以为再也不会有什么人有资格站上十年明灯的位置了,结果还是遇到了喻文州。

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_^

评论(9)
热度(336)

© 萄葡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