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e best wishes for U♥

[喻黄]月半弯(三)

老魏父慈子孝,奈何天要下雨儿要嫁人……(滚

时间是1928年7月。


三、绒蓝

 

十四岁的黄少天再坐到阳台栏杆上的时候,已经不会因为巷子里没人走动而觉得没意思了。放假没几天就看完了一册《水浒》,正翻到第二十一回朱仝义释宋公明。楼下有人进进出出,阿婆们捧着木盆去河边洗衣服,布鞋踏在条麻石上,不发出一点声响。

喻文州搬走已有三年多了。黄少天身边从来不缺玩伴,在学堂里同形形色色的男孩子打成一片,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一块在河塘里滚得一身泥。

可是没有人能教他功课,也没有人会背着睡着的他回家。

黄少天拿铅笔在“脚步趄了”的“趄”字上打了个圈。以往看书遇到不认识的字他都这么圈起来,一并去问喻文州,喻文州也不认识的,就一起翻他阿爸那本国文大字典。喻文州走了,他还是一样收集起来,去问学堂的先生。

现在学堂放假,虽然他知道那位陈先生的住处,也不好时时去叨扰。

一阵谈天声随着阿婆们的身影远去了,花生巷又重归寂静。一片沉下来的热气里,却有明晰的脚步声传来。

只有穿皮鞋的人才能踩出这样的声音。他合了书,好奇地看向下面拎着一个手提箱的人,隐约是个年纪与自己差不多的少年,一身新式打扮,低了头看不到脸。

怎么今日又有大家少爷散心来。黄少天思量着,这人提了东西,不像是路过,难不成是要搬来住?

看着个子挺高的,也不像当年的喻文州一样软软的好欺负。

下面的人停住了,仰起了头。黄少天吓得又差点把书掉下楼,看到那个笑脸他就明白了,可不就是喻文州么!

他蹬蹬地踩着楼板往下跑,觉得这样的情景好像似曾相识。

推开最外一扇脚门,黄少天对着笑得好整以暇的喻文州说道,“说了要带雪回来玩的,雪呢?”

喻文州晃了晃另一只手上提着的食盒,“没有雪,倒是有太平馆的雪糕,要不要?”

黄少天愣了一愣,突然“啊”地叫出声来。

不但没带雪回来,还不经黄少天允许就偷偷长得比他还高了,这像话吗?

 

天气太热,雪糕有些化了。喻文州坐在他对面,教他用勺子戳烂了捣成糊,吃起来是另一种滋味。

“雪带不了也没什么要紧,去年冬天广州连着下了十几天的雪,冻得不行,还硬梆梆的,一点都不像说的那么好。”黄少天抱怨道。

喻文州笑笑,“你以后自己去北方,就能看见那样的了。”

“谁知几时能有机会去啊……”黄少天咕哝了一句,边吃边说,“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大后天是我爷爷的忌日。”喻文州淡淡地道,“阿爸不得闲,阿妈身体又不好,我就一个人来了。”

黄少天这才发现,喻文州好像很少提他父亲家里的事。

“你这次回来,住在哪里?”黄少天又问,“有叔伯家里住得么?”

“要不是为了爷爷,我真不想看见他们。”喻文州一下下叉着快化成水的雪糕,“去找家旅店住吧。”

黄少天站起来,“你同我住吧。阿爸阿妈那个房间是不能睡人了,我的床宽,两个人能挤。”

 

魏琛关了店门回来,就看见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在里里外外帮黄少天打扫卫生。

他快步走过去,那人放下手里的簸箕,恭恭敬敬地叫道:“魏叔。”

叼你卤味,他想起来这是谁了。

喻文州小跑着去取来手提箱,打开一个包装精美的纸盒递给魏琛说:“这是孝敬您的雪茄。”

魏琛拿着印了AMERICANCIGARS的盒子反复研究了半天,点点头满意地说,“雪茄是古巴的好。”

喻文州微笑,“您中意的话,下次再给您老人家带。”

魏琛的脸抽了一下,“我不是老人家。”

 

饭桌上的气氛不知道是不是该说融洽,黄少天拉着喻文州问这问那,喻文州一句句答着,魏琛被晾在一边,边喝粥边拿手指敲着桌子。

黄少天还没到个子开始抽条的时候,跟小时候一样是个瘦不拉几的排骨身材。倒是一双大眼睛和尖下巴跟他母亲一模一样,衬得一张脸活泼泼的。

他又转头去看喻文州。刚过十四岁的人轮廓已经隐隐有了大人式的清俊,个子也比黄少天高出一截,举手投足间一派少年气的温雅。

魏琛拿了空碗去厨房,喻文州从和黄少天的谈笑里转向他,“我来洗碗吧,总不好在这里白吃白住。”

魏琛乐得少一桩活,放下碗出门与人打牌去了。回来的时候看到碗碟整整齐齐地摞在灶台上,一点灰也不沾,干净得不像是个大少爷干的活。

前头的卧室里传来黄少天的声音,“文州你腿过去一点儿,打到我的脚了。”又听喻文州说,“你这还是小时候睡的床,再过几年怕是你自己都不够用了。”

魏琛推门进去,两个孩子便齐齐收了声。

 

喻文州虽不情愿,总归是代他父亲来,第二天一早便说要去大伯家里帮手。

黄少天起来抹了脸,叫住他,“我要去城东送货,载你去吧。”说完就从后院里推出一部簇新的脚踏车,蹲下去检查链条和轮胎。

喻文州也凑过去看,“什么时候学的踩单车?”

“就这两天学会的,”黄少天拨弄了几下,“下学期要去远一点的地方上中学,魏老大刚刚买给我。”

喻文州笑着看他,“你学这些都快。”

魏琛从厨房里走出来,“第一次踩单车带人出街,小心些啊。”

“放心吧。”黄少天拿绳子把铜锅拴在前面的横杠上,拍拍后座,“少爷请。”

喻文州有些不好意思似的低头笑笑,侧身坐上去。

黄少天回过头,“你怎么跟女仔似的,还打横坐。抓好了啊。”

魏琛看着脚踏车拐了个弯消失在了巷口,转身划了根洋火点燃雪茄,猛吸了一口,就被呛得一塌糊涂。

“呢铺扑街。”魏琛狠狠地把雪茄戳进了烟灰缸,“这东西怎么这么难抽。”

 

连着两天喻文州都是早出晚归,黄少天看他每天回来一声不响地洗了脸就躺下,也不敢多找他说这说那。

他问魏琛:“文州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怎么天天搞得这么累,一句话都不说?”

魏琛乜了他一眼,“你都不知道,还来问我?他哪里累,不一直都是这个你打他一下叫一声疼,不打就大气不出的样子?”

黄少天讪讪地坐到桌子边,拿起铅笔把玩,想了想又说,“你不知道,他这两天看起来真的有事。不知道是不是他叔叔伯伯看他后生仔年纪小,又要为难他。”

魏琛奇怪地看着他,“你想做咩,跟着他去踢馆打一架?富贵人家的事,管不了的就别管。”

黄少天闷头不吭声,魏琛叹了口气又说:“你搞得这么心事重重,还不如自己问问他。他不想说与我知,没理由连你都要瞒。”

 

喻文州在大伯那里吃过了饭,拒绝了姑姑要开车送他的提议,独自坐人力车回了花生巷。

“二叔家的仔年纪小,心倒是很重的。二叔这次自己借故不来,谁知道是不是看中我们会对他的仔心软,才让他回来探风声。”

“二叔现下在南京混得风生水起,成天同些高官见洋人,难道还用惦记阿爸那点家产?”

“你又不是不知,二叔从小就是个心里跟明镜似的人,早就明白阿爸偏心他,肯定会多分他一些。呵,反正已经死无对证了,让那个仔自己同他爸说去吧。”

喻文州从车上跳下来,巷口的白兰花树后头慢慢走出一个人影。

他往后退了一步,那人走到路灯下面抬起头。他心里一惊,“少天,你在这里做什么?”

 

时间有些晚了,荔湾湖边上乘凉的人群渐渐散去。几对男女拖着手,天黑下来了也不肯走得快些。

“报纸上都说了妨害交通,他们还是一样在街上拖手,都不管后面的人。”黄少天嘀咕道。

喻文州在准备收摊的小贩那里买了冰室橙汁,递给他一杯,“你现在不懂,以后只怕自己也舍不得放。”

黄少天翻个白眼,“说得好像你多懂似的。”

喻文州不还口,只笑着低下头去。

黄少天上前一步,还像小时候一样抓住他的手说:“文州你到底有什么事,这两天都这么累。”

“刚刚还说别人,这下怎么自己也拖起手来了。”喻文州仰起脸看他。

黄少天只好悻悻地放开,吞吞吐吐道:“这怎么能一样。”

 

“你说他们改了遗嘱,有证据么?”黄少天坐在桥栏杆上,双腿晃荡着。

“没有,”喻文州摇头,“所以只好算了,阿爸也没有要争的意思,都是他们自己想太多。”

黄少天又问:“他们为什么都针对你阿爸?”

喻文州绞着衣服下摆,“从小在私塾里,我阿爸学得最好,大伯他们老被先生拿戒尺打手心,就疑心是阿爸在先生面前说他们坏话。”

“后来爷爷见阿爸会念书,就花了一大笔钱送他出去留洋,”喻文州喝了一口橙汁,“那时大伯刚开始白手起家做生意,分给他的钱便少了,大伯一直记恨着,说要讨回来。”

黄少天撇嘴,“自己不争气还怪别人,你那几个叔伯一定油头粉面,肠肥脑满。”

喻文州笑笑不说话,盯着黑色的河面瞧。

黄少天又看着他,“你爷爷知道你现在这样能干,在天上也会开心。”

“我有什么能干的,还是在吃爷娘的老本。”喻文州伸手去摸他的鬓角,黄少天抖了一下,没有躲,“你现在都能帮上魏叔的手了,才是真的能干啊。”

“那是我以后迟早都要做的事情,只不过提前一点罢了。”黄少天的语气少有地低沉下去。

“少天,”喻文州把手收回来,也同他一起去看地,“阿爸从小就对我讲,不要做别人告诉你该做的事,做你觉得自己该做的事。”

黄少天不应声,喻文州又道,“我还有两天才走,爷爷的法事已经做完了,明天去恩宁路看你打铜好吗?”

 

魏琛在前厅里走来走去,喻文州也就算了,钟敲了九下,连黄少天都不见踪影。

他知道黄少天是去巷口等喻文州回来,等便等了,哪有等到现在还不回来的道理?

正记挂着,就听到外面说笑声,黄少天碰碰地拍门,“魏老大我们回来了!”

我们我们,还真当是自家人了。

他放两个人进来,黄少天还没坐下就对他说:“魏老大,文州说明天想跟我学打铜呢。”

魏琛瞟了瞟喻文州,“就他?这一双手能有多少力气,乖乖读书写字去吧。”

黄少天瘪着嘴,“那让他在旁边看着总行吧。”

“行行行,”魏琛敷衍道,“不早了,快去睡着吧。”

喻文州从头到尾没有说话,向他微微鞠了个躬,跟着黄少天去后院洗漱了。


评论(2)
热度(208)

© 萄葡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