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e best wishes for U♥

[喻黄]月半弯(一)

*说好的正文,请不要太过期待手速堪比喻总の我【。

*时间是1922年7月。


一、辰砂


三伏天里的荔湾湖被日光浸得无精打采,花艇和游船都懒洋洋地靠在岸边。几朵满开的荷花也晒得蔫答答的,水红粉色的花冠沉甸甸地压弯了长茎。陈司令炮轰越秀山的事刚过去大半月,湖边的游人三三两两,大多是压低了宽边草帽的檐,匆匆而去。整个广州城都是惨白的静,只剩蝉还兀自伏在树干上鸣着。

喻文州沿着湖边的小河慢慢地走,沟底的淤泥没有人清理,混杂了植物腐烂的气味升腾着。他微微皱了眉,在一个窄巷口拐了进去。

大食会上的高谈阔论让他有些烦闷。舅父家的厅堂里满满地坐了十几桌人,觥筹交错间人人乐意不乐意都堆出一个笑来...

[喻黄]长歌

*这是个番外,正篇我还没搞(揍

*梗和情节好像都交代得差不多了真的有搞的必要吗……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特别想写肉。

*时间是1946年7月。


小暑刚过没有几天,日头就渐渐地毒起来。

黄少天坐在石头门槛上,手里麻利地给活虾剪背去肠子。井水养着的河鲜还活蹦乱跳的,滑过指尖是沁心的冰凉。

他抬手抹了一把额角的汗,双手遮住煞白的阳光,往门口的土路看了一眼。

坐在厅堂里看书的卢瀚文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他背后,“黄少别看啦,喻先生砍柴挑水动作可慢了,没有两个钟头回不来,你弄完这个就陪我到院子里踢球好不好?”

黄少天白他一眼,“就知道玩,文州让你看的都看完了?”

“稼轩词说小儿无赖...

© 葡萄柚 | Powered by LOFTER